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不要攻击一只猫咪

不要攻击一只猫咪

Publish:

忽然想起,我在一个tinyletter的地方,写过一些信,受众是接近100多订户。现在回头看当时写的几封信,真让人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时我那么不近人情,并且还有点洋洋得意。

<风格的要素> 5.17里有一则忠告:

不要穿插观点。

不分场合地宣扬个人观点是太以自我为中心,同样不合时宜地宣扬个人观点也是坏品味的体现。

就好比,你收到一封信邀请你在一家猫咪医院新落成的典礼上致辞,然而你讨厌猫,那么你回绝邀请就好了,没有必要把你的情绪全都宣泄一通。

你必须明确说明自己不会参加,但是没必要对喵星人进行谩骂。

写邀请函的人礼貌地向你提出要求,你礼貌地回复就可以了。攻击猫,就算用幽默、高格调的方式,也是不相干的。

而我当时回复女诗人,却干了一件傻事:不但不同意参加宠物医院开业典礼,还攻击了猫。

以下是我的第四封信,现在拿出来,提醒自己,不可再这样愚钝。

第四封信:吃人家嘴短

收到SF女士的短信,我心里咯噔一下子,老辈人说“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果不其然,讨债的来了。

短信是这样写的:

“王佩兄,你好。我最近出了一本散文集《XX》,请告知你的地址,我快递给你一本。想请你写一篇书评,最好发在你所属的杂志上。如果不便发,我可另找地方发表。当然前提是你对这本书感兴趣。”

短信写得直来直去,没有“指正”、“赐教”、“拨冗”之类的客套话。这让我想起《教父》里的情节,影片一开场,开殡仪馆的意大利老头恳求教父为自己的女儿报仇。教父安排妥当之后说:“也许有一天我会麻烦到你。”那一天果然来了,在一个黑漆漆的夜里,教父带着大儿子桑尼的尸体,来找意大利老头做最后的美容。意大利老头在心里狠狠诅咒那个求教父帮忙的日子。

大约一年之前,跟一位约过我稿子的编辑吃饭,席间认识了SF女士,知道她是一位女作家,还开了一个茶馆。饭后,我们去了她坐落在西湖边的茶馆。她当即送我们每人一张“文化人卡”,凭借此卡,可以免费获得一杯价值128元的茶。

当时我觉得这似乎也没什么,我又不是纪委成员,不需要向组织上缴卡。但问题是,有一天,我真的拿着“文化人卡”去了这家茶馆。当时我刚考出驾照,买了辆车,得瑟得不行。认为从此之后,我可以开着座驾,到茶馆咖啡馆写作,就像乔伊斯那样。

我进了茶馆,点了一杯128元的茶,还有一杯巴黎水,最后结账的时候,服务员只收了巴黎水钱。从此,我再也没有用过这张卡,但仅此一次,就欠了SF女士一个人情。

这下好了,人家凭借这一茶之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向我发催稿短信。而我,一时竟找不到好的理由推脱。

我干过的类似白痴事还有一件。今年春天,油菜花盛开的时候,我应几个朋友之邀,到邻省一个生物药业基地参观,吃住都由对方安排。呆了两天,才发现有点不对劲,这个厂怎么天天都有戴着小红帽的老年人来参观啊。不但如此,厂里还举办老年人集体婚礼,让老太太穿上婚纱,老头穿上衬衣,步入“金色大厅”,随着司仪滥俗的主持词,交换戒指(厂家提供临时的道具戒指),喝交杯酒,相互亲吻,最后合影留念。老先生、老太太感动得全都热泪盈眶。纷纷表示,贵厂是一个温馨的、有社会责任的企业。更有老人急不可耐地问:“什么时候可以买产品?”这里的副总微微一笑说,您老不要着急,等你们旅游完,我们再召开订货会,那时再买不迟。结果就是,这群老人,在最后一天纷纷购买该厂的保健品,最少的买三千,多的上万。在一次饭局上,副总道出心得:“老年人最缺乏什么?一是尊严,二是个人价值。一旦你给他们充分尊重,并且让他们由衷觉得自己还有用处,他们就会做你希望他们做的事。”

这话让我心里厌恶,但我没有底气表示反对因为吃了人家的饭,喝了人家的酒,自然而然就气短了。

一些精明的商人就抓住“吃人家嘴短”的心理进行公关。我直到,有几家名为直销、实为传销的保健品企业,每年都会邀请媒体中层以上人员,免费去旅游,期间好吃好喝好招待,但不提任何具体的要求。其目的非常简单,我不要求你发稿,也不要求你宣传,只需要关键时候,你不发我的负面消息就可以了。后来我听说这些企业还请经侦去旅游,顿时觉得水太深了。

因为节省了一杯茶、几顿饭、几天旅游的花费,从而失去了自由表达好恶的权利,这种交易的代价实在太大了。我一个年过四十岁的人了,本应该顺着自己的本性去生活,而不是让自己那么扭曲。

写完这篇短文,我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了。我准备写一封手写的信给SF女士,文本如下:

“SF老师,你好:

听说你又有新作问世,我马上在亚马逊订购了一本,毕竟,买书是对作者和出版商最大的敬意。到货后,我会认真阅读,如果合我的口味,我会由衷地写篇书评。如果不合,请原谅我的驽钝,并允许我保持沉默。

你所赠送的茶馆文化人卡,我用过一次,茶真的很好喝,但由于我本来就去得少,加上很快要搬到郊区去住,以后肯定用不上,就退还给你吧。上次出示这张卡,服务员没有收我茶钱,事后我觉得有失风雅,还是把茶钱附上为妥。

祝生意兴隆,多出大作。”

好在,最后听了朋友的劝告,没有发这样一封信,只是拒绝了参加为她写书评。但是每次想到这件事,我都觉得自己挺傻的。

Written with StackEdit.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