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争鸣】郭艳茹:跟小佩吵架

【争鸣】郭艳茹:跟小佩吵架

Publish:

跟小佩吵架

By 郭艳茹 (原文地址

小佩被论文逼得五迷三道,竟然以毛泽东思想来武装自己,以使自己获得努力的动力。这样的调侃我也常有,看不惯的是他的一本正经的真诚。前两天中国政府刚解密了一批关于1958-1961年大饥荒的档案,粗略的统计看这场饥荒中死亡的人数也在一两千万间(杨小凯他们统计在3500万),还有最近有学者统计建国后死于政治运动的死亡人数,估计在640万人左右,最保守的估计也有300万。这些干枯的数字之后,是一个个苦难的灵魂,这份苦难,总是让我这样的一个卑微的小学者,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而在小佩笔下,竟是如此轻描淡写。在他的博克上有了一些话,这好像是开博一来,我们观点最不一致的时候(上次是关于雷锋的判断)。引号中的话为小佩原文,后边是我的评论:

“毛发起的政治运动可能伤害过某些人,但是不容否认,他的思想曾经给我们这个民族已强大的精神力量和心灵滋养。” ——不知道你说的精神滋养是什么,一个让全中国有思想、有良知的人想起来不寒而栗的时代,一个令我们这个国家从此远离诚实、信仰、怜悯、同情等等人类所共有的美好情感的时代,竟然会令王佩同学如此一往情深。学会在历史的苦难中反思,也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哈耶克说过,强权会使我们踏上一条通往奴役之路,在我看来,这条奴役之路的最可怕之处在于,有形的枷锁摘除之后,我们竟然会对它充满怀念和留恋。

“在一个民族不能只是听少数人控诉,也要听听沉默的大多数的感恩。你们天天说民主,讲草根,其实我看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美国根”。 ——当感恩的心是旷日持久的思想强化的结果的时候,它们是否能够成为恩主恩情的证据?有一种病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说得是被绑架者常常会对绑架者产生依赖、爱戴甚至感恩之心,是不是可以说绑架者给了被绑架者精神滋养?对民主、自由的诉求,不是因为它们来自于美国或者某个特定的国家,而是因为人类社会的历史证明他们是人类免予饥荒、战争通向好生活的不可或缺的条件。对于人类的幸福而言,他们是普适的。 ——不明白王佩这样一个崇尚自由的人,为什么对专制的缠脚布如此情有独钟?左派也好,右派也好,个人的价值判断总是要以社会群体的幸福为基础,如果偏离的对大多数人的同情与关怀,一个人就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而是思想狂人,把人类社会带入灾难深远的,恰巧就是这些思想狂人的某几个成就斐然者。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