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一个外地人眼里的北京

一个外地人眼里的北京

Publish:

  说实在的,北京是一个不怎么招人喜欢的城市。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是某些北京人的傲慢。在宾馆、饭店,你花了钱但绝对不会有被服务的感觉,服务员会让你因为劳驾了他(她)们的龙(凤)体而深感自责和内疚。饥肠辘辘地等一碗面条,可就是毫无动静,让你怀疑是不是这家饭店现种小麦去了。但又不敢催,因为当你问第二遍时,服务员已经开始用潘冬子注视胡汉三的目光透视你的骨髓,让你感觉不立即自决,愧对党和人民。

  但北京又是那么富有,我不是指满街流动的黑牌轿车,出入于高级饭店的老外与高等华人所代表的富有,我是指文化与精神上的。北京图书馆,中央美术馆、北京音乐厅、各大高校、各大出版社、死的活的文化名人、歌星笑星,不一而足,足以让人流连忘返,恨不能变成北京一盲流。

  据说真有人充分利用北京的文化资源,当起了投稿专业户。方法是租一临近高校的地下室,大约八块一天,白天就泡在大学的图书馆里,不过可不是跟马克思一样思考人类社会的前途问题,而是摘抄奇闻逸事。谁家的牛长了五条腿呀,谁妄图谋害亲夫误杀亲爹呀……等等等等。晚上回地下室将这些奇闻誊清、复写二、三十份寄往《齐鲁晚报》之类热中于小道消息的报刊。不求百发百中,但求慧眼识英雄。据说每年挣个十来万都不成问题。

  北京的另一大特色是酒吧、歌厅多,由于众所周知或众所不知的原因,摇滚乐同红灯区一样,一直取得不了合法的身份,所以这些场所就成了北京的摇滚们实验和谋生的所在。如果你走运,没准会遇到崔健、张楚等真正的摇滚歌手。

  北京的网吧现在也象雨后春笋般建起来了,比较有名气的是联通实华开公司,有四、五家连锁店,收费是每小时三十元。济南市政府今年春节救济下岗职工的补助可以上网十一个小时。光顾者学生居多。上网这玩意同抽鸦片一样,都容易上瘾。据说,有的中学生多日不上网则精神萎靡、涕泗横流,一旦手触到鼠标,症状立即解除。可见,将来很可能会出现戒网所,同戒毒所类似。

  北京生产嘴力劳动者,我这里只是给大家提个醒,上了出租车最好不要同司机聊,否则,他会将憋了一个月的唾沫星子吐到前挡风玻璃上,山南海北,云山雾罩,你耳朵听成贝多芬是小,万一他视线被唾沫阻碍,出车祸是大。切记,切记。

  北京的高楼多,一种特殊职业也就应运而生,开电梯。电梯不是飞机,还需要人开,这对于外国人可能不好理解。实在是中国特色,也算是国粹。本来不大的空间里,塞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还有一位电梯驾驶员。报上层数来,须她的纤纤玉指一按,电梯方才运动。别小看这电梯驾驶员,她的月工资一千多元,也能与开战斗机的相媲美了。原先我单知道世界上有两种清闲的职业,一是外交官,二是同中国男足比赛过程中的外国队守门员,没想到还要加上电梯驾驶员,有上海朋友不以为然,说,这算什么清闲,在我们上海,电梯驾驶员手拿一根木棍,可以坐在椅子上遥控按纽,那才叫清闲哩……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