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不再被爱(一篇哲学论文)

不再被爱(一篇哲学论文)

Publish:

  不再被爱是一件糟糕、荒谬、甚至可怕的事。以前爱你的那个个体突然转了方向,温柔的话语、甜蜜的誓言、相互依赖的感觉突然消失。这不仅象黑夜,更象是漫长的日全食–天地一片黑暗,万物一片惊恐。

  对于失去了他人之爱的这个人来说,只有一个问题萦绕在他/她的脑际:

  那个人为什么不再爱我了?

  答案潜伏在过去每一个事件里,也许是一句话,一件琐碎的小事,一个临机的念头,一个重大的变故,使得那爱的施与者改变了意志。

  爱竟然会失去,这在人是荒谬的。爱怎么可能会失去?这个可怜的人反复问自己。

  此刻回忆无疑是痛苦的。过去的幸福都变成了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债主,用苦痛之箭追讨一切欢乐,还要加上利息。

  挽回失去的爱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被爱者尝试着使过去的施爱者回心转意。但是,这一切比阻挡自然的进程更容易。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而任何挽回爱的努力的落空,都会使这人陷入更大的痛苦。

  那么诉说也许是此际唯一的良药。向那收回爱的人诉说往往是不可能的。只有向另外一个人或者人类的全体或者上帝去诉说。

  我还能在爱那个人吗?

  这个问题依然回带来隐痛和矛盾。如果爱是一宗商品的话,那么这个问题就简单了。以物易物,以牙还牙,当一方违背交易的准则,另一方也不必恪守。

  但困难在于爱不是商品。它具有商品的一些特性,但决不是商品。所以,对于爱来说,是没有原则供双方遵守。

  爱那个不再爱你的人,这需要极大的力量和勇气。爱不再有回报和回应,这样的爱是超出人类本性的。

  不再被爱之后怎么办?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

  不再被爱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个体所受的挫折和拒绝。这挫折与拒绝表面上来自一个人,事实上来自这个世界。此刻的世界呈现出它阴暗的一面,即使不是凶恶,也是冷漠的。

  面对这样的世界,是反抗还是顺服?

  反抗以为着切断与这世界的联系,即使是短暂的切断。

  自杀是一种最极端的切断行为,其严重性在于人只能选择它一次,并且一旦选择,将无法挽回。

  因不再被爱而想到自杀的人,其实是在感受一种残酷的想法的愉悦:

  “我将离开这个世界,人们会震惊、惋惜和怜悯。那背弃我的人肯定会自责、痛苦。那么我死的目的达到了。我不再被她/他拒绝了,因为她/他无力拒绝我自杀这件事的结果。”这样的想法多半会成为现实,但只能成为短暂的现实。死亡–尤其是自杀在同类心中的确会激起一阵惊涛骇浪,因为他们会一下子认识到死亡的存在。那已经收回爱的人,一般都会震惊和自责。但所有这一切波浪都会平息,日常生活的巨大车轮将碾过这一切。

  一切都会平息下去,人们依旧过着各自的生活。而那自杀的人已经放弃了参与这一切的权利。

  堕落–是另一种方式。所谓堕落,在这里的意思是指陷入以后总不健康的狂欢的状态,比如酗酒,这种逃避是暂时的,它带来的效果很快被更沉重的痛苦的迷雾所覆盖。

  遗忘–这是大多数人采取的方式。遗忘是人类最好的精神药品,是人类最重要的权利。忘掉那个不再施与爱的人,是可能的,也是必要的。象《霍乱时期的爱情》里的阿里萨那样用半个世纪的光阴爱一个不再爱他的女人,是平凡生活中的英雄行为。但从心理健康的角度讲,移情别恋才是最佳的选择。

  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爱或者不爱,没有契约可以约束这项权利。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不相关的。所谓爱情不过是人类追求不死的一场迷梦。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