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口号摇滚

口号摇滚

Publish:

  近来认识了几位玩摇滚的朋友,听到了北京地下摇滚乐队的一些轶事。据说,北京玩PUNK的有三支乐队比较有名气,他们是69、脑醒、无政府主义男孩。 69到比较著名的西餐厅“星期五”去演出,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让我们性交吧。”吓得老板赶紧把他们请了出去。脑醒的代表作则都是骂大街的话,而且用的都是第二人称。比较干净一点的就剩下一个无政府主义男孩了。

  无政府主义男孩决不是挂羊头、卖狗肉,他们的歌曲走的是绝对的政治路线。

  这倒是有点奇特了。因为中国摇滚自崔健以后,对政治都躲得远远的,除了黑豹的《别去糟蹋》以及唐朝重新演绎的《国际歌》,所有的摇滚都回避开政治这个主题。

  这里面的原因有很多,我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社会的转型。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已从一个理想主义占主流的社会过渡到一个技术主义和商品意识占主导地位的社会。所谓“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经历了重大事件的中国人,对政治不再抱有兴趣。

  但无政府主义男孩偏偏拾起这快难啃的骨头,

  在赢海威的网站的摇滚英雄栏目上找到了他们录制的小样,都是rm格式的,可以在线收听。这里面共收录了十首歌,它们是:

  1.没有自由的脑袋 2.向谁万岁 3. Punk is not dead 4. oi!oi!oi!/禁忌X 5. Put back 6. oi!oi!oi!禁忌X 7.我们做人的权利已经被狗给吃了 8.正义? 9.对你的生活喊oi!10.我们决不妥协

  听不出歌词是所有摇滚的通病,这里面固然有重金属噪音干扰、演唱者吐字不清的原因,但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有一些歌词是歌手随口诌的,连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唱什么。

  所以想把这些歌词整理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即使这样,还是能听个大概。

  我发现他们的歌有这样几个特点:一、喊的口号多;二、一律的快节奏;三、喜欢用自己发明的感叹词“oi!”。

  《向谁万岁》是一首反对偶像崇拜的歌。前面的歌词听不清楚,只听到最后一段说:   

  在你的领导下我们有了机关/在你的领导下我们成了无产阶级/在你的领导下我们推翻了一切/在你的领导下我们砸毁了一切

  然后是山呼“向谁万岁?”

  这首歌的曲调进行还算富有变化,能够一听。

  《正义?》是为印尼虐华事件而写的,劈头就是一句:

  我不知道你们都在做什么/也许是他们让你们做的事太多了/难道华人的生命都不值得你们尊重吗/要你这个外交部还他妈的有什么用啊

  在副歌中唱到:“为什么还要那个没有用的部门,是否懦弱已经成为中国的传统了?”

  去年印尼的黑色五月确实让每个炎黄子孙痛心疾首、没齿难忘。但将矛头指向外交部恐怕会让唐外长一肚子委屈没处说。

  《我们做人的权利已经被狗给吃了》则更加直白,干脆痛快淋漓地大骂“傻B官僚”。

  《Punk is not dead》是一首不错的歌,它的合唱很有活力,从这首歌可以看出这支乐队在音乐方面还是有一点潜力的。

  所有十首歌听完,只觉得它们都象考试中的“雷同卷”一样,风格都很近似。歌词直白,除了敢骂街之外,实在难以给人留下什么印象。

  听完无政府主义男孩的歌,再去听《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一块红布》,我们真要感慨一声“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黄鹤楼”了。

  一个时代已经过去,连老崔已经承认自己“不是谈论政治”(《时代的晚上》),承认“现在已是九十年代”了,哥几个还玩什么劲呢。不如回家潜心练练内功,“忍把浮名,换了低酌轻唱”算了!

  1999.6.25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