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在哪里?我们的主流价值观

在哪里?我们的主流价值观

Publish:

胡紫微把老公偷腥,上升到价值观的高度,质问中国何以配称得上是一个大国。有人说她小题大做,故作惊人语;有人说她弦外有音,暗指纸包子。中国人的信仰麻木与政治敏感,在这一事件面前照例一丝不挂。

中国人还有没有价值观?至少我没有看到。一方面,官方倡导的价值观已经失人失德失信,另一方面,民间已经没有什么信仰和敬畏了,钱和母亲除外。

什么是价值观?价值观是一套统一、持久的判断是非的标准。变来变去,自相矛盾,应时而生,随风而灭的观念,不叫价值观。

乔治-奥威尔在《关于甘地的随想》中说,甘地奉行的非暴力原则跟反对一切战争的和平主义有着本质的区别。和平主义者无法认真回答这样一个问题:面对纳粹迫害杀戮,犹太人该怎么办?但是甘地没有逃避这个提问。他对德国记者Fischer说:我认为,犹太人应该集体自杀,这样将激起全世界对纳粹的谴责。

甘地的回答简直有点反人类,但是他坚持自己所相信的,并且前后统一。

我想到了网上关于《色戒》和《士兵突击》的评论。《色戒》我看过,完整未删版;围绕《色戒》的争论我也看了,掐架群殴版。张爱玲和李安是有价值观的,他们就是相信,燃起在某些通道的战火比地道战更有价值。而那些褒扬抑或批判《色戒》的人,价值观却十分矛盾。《士兵突击》我没看,也不准备看。但如果用反对集权、反对战争的观念看这部电视剧,不但驴唇不对马嘴,逻辑上不能自洽,而且犯了站队表态狂综合症。

跟美国比起来,在中国看不到主流价值观。批评自己国家的美国知识分子,不管观点有多么极端,对主流价值观依然是尊重的。迈克尔-摩尔就是一个例子,在《华氏911》中,他批评布什的证据不管多么经不起推敲,其核心观念还是批评这个总统不爱国。在最近一部《医疗内幕》中,摩尔拿911中舍生忘死的美国消防队员说事,一些消防队员落下了残疾,但是却得不到医疗护理,因为他们买不起昂贵的保险。

在网络上,一些网友对12年前克拉玛依大火的死难者自发纪念,对大火发生时官僚的表现痛心疾首,这是一种热爱生命、痛恨反人类行为的价值观的体现。但是,我们同样不要忘记,就在前几天,乌鲁木齐一场大火夺取了三位英勇的消防员的生命,他们是乌鲁木齐市消防支队特勤一中队中队长朱晓雷、排长张宇、士官高峰。他们不是权力的轮子,他们跟你我一样,都是轮子下面鲜活的个体与生命。他们做到了我们所做不到的,他们为人舍生,他们配得我们的缅怀与尊敬!

官话已死,那些官方发出的弘扬与赞美之声只会激起怀疑与反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只能否定一切价值,而不能在废墟中重建。

我们需要在一堆灰烬中找回那些烧焦的骸骨,需要把它们埋葬,并且在坟墓边种满鲜花。我需要主流价值观,远远胜过肉、油和水。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