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小朋友们心中最雷人的节目

小朋友们心中最雷人的节目

Publish:

上个礼拜天,月小刀和我到少年宫,给一群六年级到初二的小朋友上课,讲的内容是《如何做新闻调查》。一下午教了两个班,在集体看视频短片的时候,两个班学生的喜好呈现出惊人的一致性。他们最喜欢《记者暗访刘亦菲的老邻居》,其次喜欢《轻生者拉着女记者跳楼》,对柴静的《虎照疑云》也表现出较大的兴趣。在讲完了名侦探柯南、哈利波特、正龙拍虎、柴静打假、日娜雷人的故事之后,我们让小朋友做新闻调查练习。

最后我们给大家《做操的理想境界》,然后让一个同学扮演这个最牛的做操者,其余人以记者身份采访。作业的要求是,把采访的内容以新闻联播的方式播放出来。

一听“新闻联播”四个字,小朋友们一致抗议,有个小女孩说:“饶了我们吧,太雷人了!”我还一意孤行放了新闻联播的片头曲,结果有好几个小孩捂住了耳朵。最后,我不得不向他们妥协,改成放《新闻调查》的片头。小朋友们说:“这还差不多。”

这让我大惑不解。因为对于成年人来说,尽管不喜欢新闻联播,但是解构恶搞它还是一件很解气的事。我们报社好多次内部晚会,都模仿新闻联播说事,台上演得倾情投入,台下看得如醉如痴。然而,对于这帮内心还没受污染的小朋友来说,连搞它的兴趣都没有。他们倒是乐意在游戏中扮演校长、家长和教育部官员。

这让我想到,所谓恶搞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喜欢,是一种抬举,是一种深度的麻痹与中毒。当我们津津有味地模仿那些一本正经的节目,尽管动机是嘲讽和搞笑,而事实上是一种深层的崇拜心理在作祟。我们打内心欣赏这种高高在上的、斩钉截铁的舆论控制权。

思想控制是一种暴力,当我们痛恨这种暴力的时候,我们可能没有想过,我们虽然是暴力的受害者不假,但也是这种暴力的旁观者,有时甚至也是施暴者。

而我们班上的孩子们是没有这种心理的,所以,他们才痛痛快快地表达出对新闻联播的讨厌,如果能将这样的单纯心保持下去,他们就会成为这个国家和民族真正的希望。

赤子不绝,中国不亡。而我们的心只要还有一天没有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我们就一天不得进天国。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