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新铡美案

新铡美案

Publish:

新铡美案

第一场

(锣鼓响,包公上)

包:包龙图审罢了王红一案, 兴冲冲回官邸稍事休闲。 打开了586上网观看, 收一收伊妹儿看是否有人喊冤。

(白)这么多信!看看这封–

尊敬的用户:千万别烦, 千真万确,上网可以赚钱, 昨天我已收到支票两千, 您只需点击以下网址就可成为会员。

(白)这垃圾信着实可恨呢!这是什么?《黑板报文艺周刊》电子杂志,电子杂志我只订过《法制周刊》,怎么把什么黑板报白板报也给发来了?可恼啊可恼!咦!这封的标题怎么写着–冤!冤!冤!

一见冤字我心头一颤, 这世上不平事何止万千。 有孕妇逛超市手指剁断, 有行人过马路命丧黄泉。 有赃官喝人奶一日三遍, 有酷吏割人舌惨绝人寰。 有市长写一字获金八万, 有穷人干一年颗粒无还。 包拯我在朝廷一日为官, 定与这黎民百姓雪洗陈冤。

(秦香莲上)

秦:(白)苦哇……

香莲我自幼儿许配赵家, 我和赵忠祥不认识我怎能嫁他。 在聊天室里我看上了人一个, 他的名字叫陈世美,是个数字青年、网站CTO, 人人都把他夸。

我们约好这周末来见面, 可我左等右等前等后等 还是不见这个大傻瓜。 (白)包大人,您一定给奴家做主。

包:秦香莲,你有什么冤情?

秦:我冤,我冤死了!我和陈世美本来约好今晚7:00在麦当劳门口见面,接头信号是:他拿一盘《大话西游》,我拿一张《精品购物指南》。现在都8:30,这小子连个鬼影都见不到,肯定去泡哪个美眉了!你说冤不冤啊我!!

包:秦香莲,你和那陈世美可曾认识?

秦:都认识三天了,可就是没见过面。

包:这老夫就不懂了,如何认识三天,还未曾谋面呢?

秦:包大人,我和那陈世美是在网上认识的,没象咱们这样面对面见过。

包:未曾谋面,那你如何能看上他呢?

秦:哎呀,包大人,您这就土老帽了,在网络上谈恋爱不需要见面。到聊天室那么一泡,一晚上就能泡上那么十个八个的。

包:你和陈世美出来会面,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秦: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得了吧您哪。甭说见个面了,就是夜不归宿也不用请示家长啊!打个电话不就结了。(打电话状)妈,今天晚上公司加班做网站,我就不回去了。网络公司嘛,哪有不加班的。您放心吧,同事们都在,挺安全的。

包:哎……真是礼废乐崩,世风日下呀!

秦:哎呀,包大人,您就别读《上海宝贝》落泪、为现代人担忧了,求求您赶紧把陈世美给我抓来。

包:这个闲事老夫管不了。(拂袖而去)

秦:哇塞,还不管?哼,这个该死的陈世美,你不来,本姑娘还不伺候你呢!我去找网络作家心有些乱去!(下)

第二场

(陈世美上)

陈:(白)苦读寒窗十余年,熬了个网站管理员。

陈世美毕业于山东工程学院, 分配到推土机厂干了三年。 幸亏我金山词霸用得熟练, 互联网比别人多上了几天。 招聘会上我小露了一手, 当上了某网站技术总监。 月薪嘛,顶我过去干上一年, 还持有2000股股票期权。 美中不足,终身大事尚未解决, 因此上才到聊天室整日瞎转。 却说是那一夜眼乏人倦, 猛抬头,瞥见了五百年风流业冤。

(韩齐上)

韩:哥们,你这几天怎么无精打的?

陈:是韩齐兄啊。我,我没什么?

韩:没什么?我看你印堂发暗,八成是被网上哪个狐狸精给钓上了吧?

陈:韩兄取笑了。

韩:(白)还不承认,看我套他一套。

世美兄技术好风流年少, 有多少美娇娥绣球暗抛。 只可惜世美兄心高志傲, 到头来光棍一根无依无靠。

陈:可叹呢……

韩:却说这互联网本是为光棍所造, 聊天室里找情人最是新潮。 恨只恨网络上美女稀少, 更有人男扮女装阴阳颠倒。 偶遇个俏佳人却是红杏出墙春意闹, 她夫君若知情定拿你不饶。 就算你遇上个单身女子花容月貌, 也难保她不心如花四处招摇。

陈:韩大哥讲话理太偏, 谁说美眉都是骗。 安妮宝贝为真情告别薇安, 芭蕉美眉写出了《蓝色海面》。 我那夜就遇到一美貌天仙, 她纯情似水、纤尘不染, 她的名字叫秦香莲。

韩:哈哈哈哈,世美兄终于说实话了。这么说你遇上了秦香莲,真是可喜可贺啊!

陈:愚兄我为这香莲整日茶不思饭不想,你还向我道贺?

韩:(白)他还真陷进去了,唉,陈兄啊–

遇美女、陷网恋是人生大事, 这其中的道理你得细听端的。 网络上俊男女眉来眼去, 为的是求快乐浪漫一时。 下棋时象走田马要走日, 网恋时也不能坏其中的规矩。 第一条心态要放得整齐, 须知这男欢女爱是天经地义, 不要让旧思想、旧礼教束缚了心思。 待月西厢为的是鸳鸯同戏, 断桥相逢也不过是一场艳遇。 牛郎遇织女那是傻小子的运气, 非要做夫妻那是自讨没趣。 梁祝化蝴蝶简直是两个弱智, 没缘分就拉倒,找新欢还不容易。 怕只怕象老兄这样的痴情男子, 沧海干、桑田陷犹不忘巫山仙子。

陈:(白)贤弟什么话?–

我陈世美也是新思潮里长大, 岂不知这其中的真真假假。 (白)你说的我都懂,王朔老师教育我们这么多年,现在谁还玩真的?

韩:陈兄知道就好!你和那秦香莲有没有见面啊?

陈:说起了见面事真正可恼, 这做IT同卖身不差分毫。 我们俩昨晚上本应当相会麦当劳, 谁承想,临下班接通知、要开会研讨, 我有心打电话没记下号, 我有心早点跑又怕被炒。 没办法只能够忍受煎熬, 十点半到那里只见玉散香飘。

韩:这没办法,谁让你挣那么多钱呢?这次见不到也没关系,你不会约下次吗?

陈:今天早上我急急在网上将她找到, 约好了本周末相会在大北窑桥。 (白)但愿别再开会!

韩:好,祝陈兄马到成功,别忘了我的忠告。

陈:忘不了,忘不了。

(二人齐下)

第三场

(陈世美、秦香莲分别拿VCD、报纸上。陈上前问秦。秦高兴地跳跃,两人握手。走,聊,过马路,汽车驶来,两人手握住。到马路对面,手依然握住。入餐馆,推让菜单,谈,吃,饮,笑,抢夺帐单。出门,上出租车,拥抱。下车,上楼,灯亮,灯灭。一夜过去)

陈:亲爱的,几点了?

秦:才十点钟,再睡会儿。

陈:糟了,我十点钟要开会!

(陈跳起,洗,漱、穿衣,秦坐起,吻,告别,再吻,再告别。陈出门,跑,打的,绝尘而去。秦起,立,走,立,眺望。)

第四场

(王朝、马汉上)

王:马汉哥哥,好!

马:王朝弟弟,好!

王:昨晚的球看了吗?葡萄牙在加时赛被裁判吹了点球,输了,真可惜。

马:看了看了!实在气愤,这个裁判黑哨吹得也太邪乎,要是搁我们大宋啊,早让球员给打死了。

王:不对,依我看,(四处打量,小声)早让足协给保护起来了。

马:莫谈国事,莫谈国事。

王:好,问你点正经事吧。你网站有熟人吗?我家里有个亲戚,来到咱们开封府想谋个事做。

马:你还真问对人了,我认识一个叫猛小蛇的,在网站做CAO。我给你问问他,哎,你家亲戚是做什么的?

王:他是学厨师的。

马:我给你问问。(打电话),他说可以到他们网站去。但就是活太辛苦,半夜要伺候着网民们点菜。

王:没什么,没什么,我家亲戚还年轻,这点苦还吃得了。问他什么时候能上班?

马:哦,他说,要上班啊,最好快点去。这星期要是不去呀,说不定下星期他们就关张了。

王:啊,这么快。(里面传来包公的声音:王朝、马汉!)

王、马:有,包大人您吩咐。

(包拯上)

包:刚刚接到110举报, 一女子孤身在家怕受骚扰。 命你俩火速到这女子家里, 若有作奸犯科者定抓不饶。

王、马:得令呢!(下)

第五场

(秦香莲上)

秦:本姑娘今天我心情不好, 身懒懒、意迟迟把娥眉轻描。 自那日与陈世美共度良宵, 方知道把那阿佛罗蒂特惹恼。 我这厢早已是云收雨住, 他那边却还是情思未了。 早知如此就不该投以琼瑶, 到如今似被这痴情郎套牢。 连日来他总是电话里相扰, 约我看电影看话剧没完没了。 我有心答应他,怕他情焰重烧, 我有心了断他,又怕传出去不好。 今天他来电话非要见面, 一小时后来这里不晚也不早。 我有心出门去躲避一番, 怎奈是患感冒身体不消。 问网友这种情况如何是好, 网友说拨110可避免纷扰。

(白)有人敲门了。谁呀?

(王朝马汉上)

王:是我们,大理寺二大名捕,王朝、马汉,我们奉命来保护您。

秦:有证件吗?

马:有包大人的数字签名,请过目。

秦:进来吧。

王:小姐,您需要帮助吗?

秦:呆会儿,有个小伙子要过来看我,我怕出什么事。您二位来得正好,麻烦你们躲在里屋,一旦客厅里有风吹草动,你们就出来。

王、马:是,小姐。谢谢,烟我们不抽,水我们自己有,我们是文明值勤。

秦:香莲我把两位名捕藏好, 陈世美呀陈世美,你可别自寻烦恼。

第六场

(陈世美、韩齐上)

陈:(白)君住城之南,我住城之北,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自来水。

自那日与香莲桥畔一会, 相思愁、离别恨透入骨髓。 从今后,良辰美景全都枉费, 从今后,梧桐细雨全都泪垂。 从今后,金肴玉馔索然无味, 从今后,富贵荣华枉然如寐。 从今后,苦酒滴滴沉沉地醉, 从今后,别梦依稀浑浑地睡。 再不信什么缘法深浅多与寡, 我只要赤条条来去无牵赘。

韩:陈兄,几日不见,你越发地瘦了。

陈:我正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韩:看来你同那秦香莲是见过面了,怎么样,搞掂没有?

陈:沧海已成水,巫山布满云。挥手兹兹去,一步一断魂。

韩:好啊,好啊!这样的艳遇得来不易!下次什么时候见面啊?

陈:我约了她多次,她都推说有事。

韩:这就对了,我跟你说过,现在的女孩都这样,都和李白写的侠客似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身去,深藏身与名”。现在人家已经事了拂身去了,你也就别再想着了。

陈:不,我要见她,我要娶她。

韩:嘟,应该把你红牌罚下,你犯规了!游戏规则我早告诉你了,金风玉露一相逢就完了,别再缠着人家不放!

陈:我不管什么游戏不游戏,规则不规则,现在的问题是我每天每时每刻都想着她!我要去见她。

韩:慢着,你去见她干吗?

陈:问问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韩:你弱智啊?她怎么想的难道你不清楚!这无数次的拒绝,说明了什么?人家不希望你再打扰她了,懂吗?GAME OVER,游戏结束了!

陈:那我就把她绑起来问。

韩:你丫《恋爱的犀牛》看多了?孟京辉支的着能用吗?在戏里那叫浪漫,在生活中那叫犯罪!

陈:那我要是不绑她,包大人就不能铡我,包大人要是不铡我,王佩也就挣不到稿费了,咱这《新铡美案》也就演不了了。

韩:绑还是要绑,铡也是要铡,让他们到戏里演去。

陈:那我们呢?

韩:且去填词。

陈:且去填词–

了悟非真悟,无知原是知。问佛我何在,天地一花痴。

韩:真悟即未悟,问佛已失佛,痴者自己盲,风声当花语。

陈:醉烟寻,梦眼寻,斜阳杜宇啼重林,饥狐窜荒坟。 生无缘,死有魂,断云残月又当门,夜半鬼听琴。

韩: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魂魄飞散处,无处可徘徊。琴韵夹鬼哭,利剑断情怀。命自有去路,何必多安排?

陈:暮霭沉沉滞昏黑,冷月惨惨渐熹微。醉生梦死全无我,苦肚柔肠还为谁?此去应知身似木,归来更觉心如灰。网上几多春花雨,化做残泪搅天飞。

第七场

(报童黑心杀手拿一叠报纸上)

黑:号外号外,男网友恋爱不成绑架女网友,今天在开封府开铡问斩呢!

(幕缓落)

观众甲:这陈世美也是的,都是新新人类,绑人家秦香莲干吗?

观众乙:这么一演陈世美倒成好人了。

观众丙:女性刚获得这么点自由,他们就这么奚落了。

观众丁:广告上不是说《风月无边》原班人马吗?怎么没看见“盖中盖”?

观众戊:这陈世美丫也没种,也没敢真去绑秦香莲,去填他妈什么词。弄来弄去,都是耍嘴皮子。

观众己:看见了吗?以后少跟你那些网友来往。

观众庚:这种好事我怎么没碰见过。

观众辛:走吧走吧,回家上网碰碰运气。

(剧终)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