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最后的俱草草

最后的俱草草

Publish:

爱德华-吉本(Edward Gibbon,1737-94)叙述他写《罗马帝国衰亡史》的动因。

It was at Rome, on the 15th of October, 1764, as I sat musing admidst the ruins of the Capitol,while the barefooted friars were singing vespers in the Temple of Jupiter, that the idea of writing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city first started to my mind. 1764年10月15日,在罗马,我坐在加比陀山的废墟上发呆,听见朱庇特深面里赤脚的修士们唱起了晚祷曲,这是有个念头第一次涌上我心头:写下这个城市的衰落和灭亡的历史。

那一年他27岁,他50岁的时候,这本书完成了。他写道:

1787年6月27日晚上,在11-12点之间,我在花园的凉亭里写完了最后一页的最后一行。我放下了笔,在金合欢树覆盖的林荫道上来回走着。从哪里可以看见田野、湖水和远山。空气和畅,水面上印着银色的月亮,大自然一片寂静。我不想掩饰我的高兴,我自由了,也许还建立了大名。但很快我的得意被压了下去,心里充满了冷静的忧愁。因为我想到我已经永远告别了一位多年的好朋友,想到不论历史存在多久,写历史的人拥有的只不过是短暂而不安的生命。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