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歌(11-12)

歌(11-12)

Publish:

  十一      当校园里的情侣们不再为找不到空闲的石椅而发愁,当洗刷间里不断传来冲凉的人们饿狼般的嚎叫,当食堂里男生们专注的目光从女生转移到红烧肉的时候,聂小旭就知道冬天已经来临了。      他呆呆地立在窗前,想把凌乱的思绪理出头绪来。进入大学才四个月了,他觉得已经历尽繁华和沧桑。洛夫有句诗:“夏也荷过/秋也蝉过”,而自己呢,也曾湖畔过,也曾海滩过,图书馆过,联谊宿舍过,扑克过,啤酒过,托尔斯泰过,叔本华过,齐秦过,里查德·克莱德曼过——而到头来全是一场空。      “全是一场梦!”他自言自语道,“我们度过了多少个狂欢之夜。”      他想起同闻莺的宿舍结成联谊宿舍的那个晚上,他们在宿舍里唱歌、表演小品、相声,脱掉鞋子整夜地跳舞;还有海边的露宿,因为点起篝火惊动了巡逻的解放军;在一个大潮涌动的晚上,只因为闻莺说了句“现在谁要是游泳,那才算是勇敢。”就纵身跳入黑漆漆的海水——然而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我在浪费着自己的生命,我什么也没有做。我对不起我的生命、我的青春、我的上帝,也对不起我的爱情。吕锋说得对,跳海并不表示勇敢,真正的勇敢是敢于正视现实,战胜自己。恺撒三十岁的时候想到自己一事无成就大哭了一场,而我马上就要十九岁了,依然一事无成。也许明天我就要死了,那么世界上有谁会相信我的才华呢?”   “但是成就了事业又有什么意思呢?恺撒当上了皇帝,最终还不是被人刺死吗?人为什么活着?”他开始在屋里来回地踱步,却找不到答案。“人是为活着而活着。这是毫无意义的蠢话!那么生命就是无意义的,象他们所说的那样——   鸡是一个鸡蛋复制另一个鸡蛋的工具。”   他盯着窗外川流不息的人群,对自己说。      “瞧瞧吧,这些男男女女,他们象猎犬一样找寻着自己的快乐,找到了就立即享受,一分钟也不愿耽搁。为什么我要想这些苦恼的问题?我并不比他们更优秀、更聪明。”似乎是为了证明这一点,他向玉泉楼走去,玉泉楼是A大六座女生宿舍楼的总称。中国的大学有两个地方的戒备是可以与五角大楼相媲美的,一是图书馆,二是女生宿舍楼。      但这里却是个例外,除去中午和夜间,允许男生们自由出入。      小旭敲了敲门,直到听见请进的声音才走进去。屋里只有吴晴柔一个人在练书法。      “闻莺出去了。”没等小旭开口,她抢先说。      “你怎么知道我来找她?”小旭不高兴地说,“难道找你还不行吗?”   晴柔笑起来,放下毛笔。“怎么不行,只是我怕闻莺回来找我算帐。”   “求你别开这样的玩笑,你知道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小旭认真地说。      “我也没说你们是特殊朋友啊。好吧,那你请坐吧。喝水吗?用你普通朋友的杯子。”   小旭觉得,那次辩论赛使他和晴柔之间形成了一种默契。他愿意坐下来同她聊聊。      “她们都干什么去了?”   “跳舞,老乡聚会,还能干什么。”晴柔拉过一把凳子在他对面坐下。      “变了,都变了。”小旭摇摇头。      “你说谁?”   “你们宿舍的人。你看,刚入学的时候就象是一幅墨迹未干的字画,现在呢,象刚刚装裱过一样。”   “包括我吗?”晴柔乌黑的眼睛盯着他问。      “不包括你。你是刻在石头上的字,不需要裱。”   “你这是在奉承我,还是在骂我?”   “都不是。”沉默了一会儿,小旭问:“哎,你那位北大的男朋友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怎么,你关心起他来了?”   “我只是想知道,他是不是很优秀。”   “目前来看,还算得上优秀。”   “你们宿舍的人,是不是都找到了优秀的男朋友?”   晴柔笑起来。“看你费得这劲,你直截了当地问她有没有男朋友不就得了。”   小旭的心提到嗓子眼,“那她有吗?”   “没有。”晴柔说,“据我所知,还没有。”   “不过,她经常和那个新闻系的研究生在一起,对吗?”   “你是说那个‘神农氏’吧?”   “‘神农氏’?”   “那个研究生的外号,因为他谈过很多女朋友,我们女生就给他取了这个外号。”   “那为什么叫‘神农氏’呢?”小旭不解地问。      “亏你还爱好文学,连‘神农氏’遍尝百草,最后中毒而死的典故都给忘了?”   “太妙了!太妙了!”小旭哈哈大笑起来,忽然他想到自己面临的挑战,热笑变成了冷笑,说:      “这可不太好,她家在新疆,应当找个‘有巢氏’才好。”   “不,她什么氏也不会去找。她知道只有一个人真正地喜欢她。”   “她知道吗?”小旭望着她的眼睛。      “她知道。”晴柔深深地点了一下头。      “她更应当知道,那个人喜欢她,就象高尔基喜欢读书一样。”   晴柔没有听清,等他将原话重复了一遍之后,就开怀大笑起来。小旭也跟着一起讪讪地笑。他知道只有晴柔这样聪明的人才明白他这句话的幽默。若是对别人,他必须加上解释:      “高尔基说过:‘我喜欢读书,就象饥饿的人扑到面包上一样’。”      十二      树叶上还挂着雨滴,空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孤零零的路灯将银白的光投射在路面上,静得只听到雨水的“滴答滴答”。忽然,空中传来“滋滋拉拉”的噪音,几秒钟后,一个清澈的女声响起。      “同学们,再过半个小时,1988年就要过去,崭新的1989年就要来临了。……      下面,把费玉清的这首《珍惜来临的一年》奉献给大家,千言万语都在歌中!”   有人说岁月太匆促,转眼又一年从手掌中溜走。   是不是没有做什么,就这样让时光留不住?   年轻的岁月也许不曾感觉,生命是如此短促。   如果你期待有收获,不要犹豫,不要错过。   过去的岁月已不会再回头,未来的路仍然要走。   在新的一年来临的时候,请你接受这一份祝福。      在校园里一块僻静的高地,聂小旭和闻莺轻轻拥抱着。时光早已停止了流动,只有幸福,神秘的、深邃的、不可期待的幸福。      “你的心跳得好快,好重。”   这话如果出自一位大夫之口,小旭肯定会紧张万分。但由心爱的人说出来,他觉得快乐无比。      来到了物理系的宿舍楼下,闻莺拉住他的手:“对不起,小旭,我们宿舍还有联谊宿舍的人都在等着我。我还是去一下的好。”   “为什么不呢?”小旭快乐地说。对于八六物理系的憎恨早已无影无踪,他感觉象送妹当红军一样高兴。      迈着轻捷的脚步回到宿舍。途中一个酒瓶在身边爆炸,他敏捷地跳开,抬头朝楼上那隐藏在黑暗中的恐怖分子送去一个快活的微笑。宿舍里的人竟然都睡着了!不!他们真傻,他们怎么能睡觉呢,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幸福的夜晚。      “只能听听北岛是怎么说的了。”他翻开那本诗集。      如果明天   枪口和血淋淋的太阳   逼我交出   青春、自由和笔   我也决不交出这个夜晚   决不交出你   站在楼顶上,远处的灯火一片辉煌,大海在看不见的黑暗里奔流,低低地咆哮。      几颗星星从云层里挣脱出来,洒下寒冷的光辉。聂小旭高高地举起双手,心里一遍遍喊着:      “快来吧,新年!快来吧,幸福、痛苦、未知的命运!一切的一切,都来吧,我拥抱你们!”      (完)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