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歌(5-6)

歌(5-6)

Publish:

  五      农历十五那天晚上,海上起了大潮。潮水几乎要漫过A大南门外的石堤。黑白的浪跳动着,咆哮着,把海边的公路都打湿了。几乎所有A大的人都出来观赏这难得一见的奇观。      在海边的石桌旁,围坐着七、八个人,聂小旭也在其中,但是没有闻莺,她今天被A市的一个姑妈或姨妈家的人叫去了。小旭这才明白什么叫“良辰美景奈何天”。这么壮观的千古一景,竟不能与心爱的人一起欣赏,是命运的错误,也是大自然的错误。      月光透过树影照在绿酒瓶上,海浪摔打着泡沫上的月光,这海边喧闹得很。   丁雪薇的笑声甜而且朗,与这海上明月共潮生的景色极其相配。吴晴柔端着酒杯与一个叫林华的体形单薄的男生打赌:“我能一口气喝完这一杯,你敢一口气喝完这一瓶吗?”   众人一起起哄。这林华乃是外交家的好苗子,嘴里头头是道、不甘示弱,但就是不碰那酒。      此时吴晴柔显出女中豪杰的本色,将一大杯啤酒一饮而尽,众齐鼓掌,又一起起哄林华。      小旭见他们如此热闹,反衬出自己冷清,于是抄起酒瓶痛饮下去,直到最后一口酒压进喉咙。      大家齐赞:“海量,海量!”只有丁雪薇轻轻说了句:“你又何必呢。”并递来一张餐巾纸。      小旭接过来也不称谢,缺少闻莺的苦闷被这暂时的英雄气概压下去几分。      有人提议玩游戏。小旭近来重读了《红楼》,就提议联诗,并说了第一句:      “潮起明月生,”   坐在小旭下首的林华本不赞成这个主意,但见两位女士尤其是丁雪薇很感兴趣,就想出一个自以为很妙的句子:      “澎湃又汹涌。”   陈露明想了一下,说:      “山摧云变色,”   吴晴柔问是哪几个字,露明就用手画着解释。晴柔略一思索说:      “有了,玉碎大雪崩。”   旁边的石长水哈哈笑起来,晴柔问:“你笑什么?”他说:“你刚才说的这句是围棋术语。”   下一位是个戴眼镜的外系女孩,她说死说活也不联句。在几个人的苦劝下,好不容易才说:      “世界真奇妙,”   “不看不知道。”刘非脱口而出。      聂小旭急了,说:“这都成了顺口溜了!丁雪薇,该你了。”   “月明人不寐,”丁雪薇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头发,随口说道。      小旭不假思索地接道:      “潮长鱼未惊。”   “落地成花霰,”晴柔说道。      “飞天成虬龙。”小旭又接道。      沉默已久的陈露明兴冲冲地开口了:      “我有一句,看谁能对得上——      潮来古岛暗,”他见别人都在皱眉思索,就迫不及待地公布答案:      “潮退新露明。”   “妙!这两句太妙了!”晴柔和小旭一起拍手称赞。只有林华、刘非等人早已不耐烦,谈起什么老乡聚会来。丁雪薇笑着说:      “我也有两句——      今夕欢歌醉,晓看沧海平。”   “好了,我们玩个别的游戏吧。又不是古人,对什么诗啊!”这时有人嘟囔。      “好吧,有丁雪薇的这两句,这首诗也就完成了。”小旭作出了妥协。      于是有人提议说绕口令,“一只蛤蟆一张嘴,两只眼睛四条腿”,依次往下说。大家齐声叫好。当石长水说“八只蛤蟆八张嘴,十六只眼睛二十四条腿”时,大家笑得前仰后合。雪薇笑倒在晴柔的身上,指着石长水说:“你们家的蛤蟆长着三条腿。”   有人说:“我们沿着海边走走吧。”   滔滔的海浪前呼后拥,仿佛已把整个世界吞没,只剩下脚下这个孤岛。月亮高悬在淡淡的雾气中,潮声浩荡,盖过了这世界的喧嚣。      “这如果是世界的末日也就罢了。”小旭想。他看了看身旁面颊酡红、长发飘飘的丁雪薇,忽然想起了闻莺,心里的热闹退了下去,大片的空虚挤进来,竟然有了微微的痛。      六      中国大学生们对待节日的态度似乎比日本人对待盂兰盆会、穆斯林对待开斋节、曹娥对待父亲的生日还要认真和虔诚。不但“五一”、国庆、圣诞、元旦、校庆这样的节日他们要过,即使“六一”、“三八”、甚至植树节、西安事变纪念日,也会有人找个理由庆祝一番。      本周三是A大的校庆,所以整个礼拜A大都沉浸在节日的欢乐里。除了极少数异教徒还趴在教室里学习,仿佛成心同上帝赐给他们的智商做斗争一样,其余的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庆祝方式。      学校里贴满了各式各样的海报,各种联欢会、老乡会、演出、沙龙、讲座、演讲、辩论、比赛铺天盖地而来,仿佛过完这一周就是世界末日似的。      会计班的班长吕锋和团支书吴晴柔这几天可忙坏了。他们刚刚组织完班里的联欢会,又忙着组队参加系里的辩论赛。联欢晚会比刚入学时办得成功多了,每个人都奉献了自己的节目。玉泉楼104的女生们居然裁了窗帘做时装表演,结果当晚对面男生楼上,伽里列奥·伽里略的门徒们将十几架望远镜对准了她们的窗口。      辩论队要求由三男一女组成。女选手当然非吴晴柔莫属,因为她不但知识丰富,而且伶牙俐齿,不让须眉。她名字里的柔字决不是“恰似你的温柔”的柔,而是古人咏宝剑诗里那一句“何期百练刚,化为绕指柔”的柔。男选手却比较难找,最后经过大家一下午的热烈讨论,终于选出了聂小旭、陈建军和宋为杰。吕锋、陈露明、丁雪薇等人加入了智囊团和预备队。      大家厉兵秣马、分头行动,早有人到系里去打探军情。半晌回来报告,本班和审计班分到一组。      审计班最不足畏也,据说他们全班的女生没有一个肯出来当辩手,最后不得不采取了抓阄的办法。      大家听了喜笑颜开,当晚人人买来一份好菜,在男生宿舍里聚餐了一顿。      第二天,辩论队和智囊团还有本班一些热心的观众在一间教室里集合,等待去系里抽辩题的吕锋。不多时,只见他垂了头、苦了脸回来。大家急问怎样。他嘟囔着:“对不起大家,抽了个下下签。辩题是:当代大学生需要发扬雷锋精神。”   大家齐说:“这不很好吗!”   “好个屁!”吕锋气得连脏字都吐出来了,“我们是反方!”   人们七嘴八舌地吵吵起来,教室里顿时象着了火的鞭炮作坊。吕锋使劲敲了敲桌子,大家才安静下来。      “那意思就是说,要我们证明‘当代大学生不需要发扬雷锋精神’。对吗?”吴晴柔问。      “对!”吕锋点了点头。      “他妈的,干脆让我们证明‘当代大学生不需要吃饭’得了!”聂小旭愤愤地说。这话引起一阵开怀大笑。      “我看这论题未必没法辩论。”号称“苏格拉底转世灵童”的朱兵站起来说,“逻辑学告诉我们,一个原命题的反命题可以与原命题相反,也可以与原命题相对。我们是反方,只需证明与‘当代大学生需要发扬雷锋精神’这个命题相对的命题成立即可。也就是说,我们的论点可以是‘当代大学生不需要发扬雷锋精神’,也可以是‘当代大学生不一定需要发扬雷锋精神’。”   “‘当代大学生不一定需要发扬雷锋精神’,太好了!太好了!”吕锋、晴柔齐声赞叹。      只有小旭说:“你这是诡辩。”   “诡辩?”朱兵的目光从厚厚的镜片后射过来,象雨夜窗外的闪电,“朋友,这世界上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论证都是诡辩。比如,你我中学所学的归纳法,就是一个典型的诡辩。归纳法认为……”   “得了,得了,”吕锋打断了他的话,“以后再给我们上哲学课吧。现在大家讨论一下,如何证明我们的观点——‘当代大学生不一定需要发扬雷锋精神’。”   “这需要首先搞清楚什么是‘雷锋精神’”有人说。      “对,对,那首歌是怎么唱来着?”吕锋挥着手问。      “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不知是谁哼了一句,教室里顿时充满了乱哄哄的合唱。      “肃静!肃静!我求求大家,等到歌咏比赛的时候再吊嗓子吧!”吕锋又拍桌子又抱拳,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这时丁雪薇站起来,清了清嗓子,教室里立刻安静下来:      “所谓‘雷锋精神’我认为就是一种特定年代下的助人为乐的精神。正因为它产生于特定的年代,所以也带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存在着它的局限性。比如说,比如说……”雪薇忽闪着长长的睫毛一时想不出来,大家善意地笑起来。吕锋说:“大家别笑,都好好想想,它的局限性,丁雪薇你说下去。”   丁雪薇脸颊绯红,但很快从容不迫起来:      “我觉得,我们新一代的大学生,可以发扬雷锋精神,多做好人好事,助人为乐。但作为知识分子,更应当发扬张海迪精神、朱伯儒精神、蒋筑英精神、当然还有我们的前辈——鲁迅的精神,以及我们的校友——陈景润的精神。”   大家都发出会心的微笑,并且鼓起了掌。这时有人自愿演起论敌的角色,向四位辩手发难。      “大家知道,雷锋精神在很大程度上是指,忠于党、忠于社会主义事业,然而对方辩友却说——‘当代大学生不一定需要发扬雷锋精神’,那岂不是说当代大学生不一定需要忠于党、忠于社会主义事业吗?”   陈建军呼地一声站起来,脸憋得通红:“你,你这是狡辩!你这是污蔑!”   众人哄堂大笑。纷纷说,你这不是辩论,是泼妇吵架。陈建军不好意思地坐下,自我解嘲道:“我是被气的!”   这时沉默了很久的吴晴柔面带着微笑款款地站起来,教室内响起她那清澈、嘹亮的声音,仿佛乐队奏响了第一小提琴。      “主席先生,请您注意对方辩友在刚才的质问中偷换了概念。不错,忠于党、忠于社会主义事业是雷锋精神的一个组成部分,但并非专属雷锋精神所独有,忠于党、忠于社会主义事业也是张海迪精神、蒋筑英精神的组成部分。这好比水分子是水果的组成部分,也是可口可乐的组成部分一样。我们认为‘当代大学生不一定需要发扬雷锋精神’,这好比说‘口渴了不一定需要吃水果’。可是对方辩友却偏偏质问‘你说口渴了不一定需要吃水果,那你就是认为口渴了不需要吸收水分’!”   教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引得许多路过的脑袋朝里张望。吕锋瞧了瞧那些脑袋,宣布讨论暂时到此为止,于是大家象鱼池里吃完午餐的鲤鱼一样兴高采烈地散去。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