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深夜里的松明

深夜里的松明

Publish:

强迫症复发的我,在网上巡行,像一只羚羊,找寻受伤的狮子。忽然,在我Bloglines的订阅中,跳出这样一篇博文。我知道这是新浪的RSS系统又犯病了,把一篇古老的文章推送给我。

作者是我一位异性朋友,在这样的夜晚,看着这样的文字,我的心像松明,在风狂雨暴中传递,谁都抢不走,谁也吹不灭。

看得我脸红耳热,因为对方把我实在写得太好了,她没有看到过月亮背面是什么。但是,既然人家这么夸了,我就豁出去这张老脸,把它转载过来,对自己也是一个鞭策,我这个记吃不记打的家伙。

王佩是那样一种朋友   王佩是那样一种朋友,我们可能好几个月才通一次电话,即使通了电话也常常不过嘻哈一阵词不达意没什么可说的。但是,你觉得他是你的心灵的朋友,他一直在那儿,你随时可以想念他。   今天我又想念他了。非常。   又是因为那一句话,“有一日比正午更光明”。偶然的一次,从王佩那里听到。这是福音歌中的一句,他当时还唱给我听,我立刻就记住了,包括那旋律。今天我哼着一个曲子,忽然发现原来是这一首。啊,有一日比正午更光明。   仅此一句,王佩就是那个任何时候都可以与之拥抱的朋友。   王佩是那样一种朋友,你可以和他高谈快论,谈谈个人生活,评点周围的朋友,说说新的计划……但这些都不是真正想说的,其实什么都不要说,静静地待着,心灵就会相通。我总是渴望向他倾诉,那种什么都不说的倾诉,总是觉得他明白,不明白也明白的那种明白。其实他的生活里没有我,我的生活里也没有他。比如此刻我想念他想念得心都疼了,想给他发个短信,却发现手机里找不到他的电话,不知何时掉落了。我们彼此都是这样,永远不在,又永远在。   因为,在某些方面,我和王佩是同一种人,包括我们内心的柔软和向往,以及我们的错误和弱点。   我们互相掩饰,又裸露无比。   这是王佩为一个剧本写的一首歌。那天我说,麻雀从田里飞起来,仿佛生活充满希望的样子。他一下子就激动了,于是就有了第一段歌词。我们说好了要把“有一日比正午更光明”放进去,于是就有了副歌。那段日子我们天天在网上聊那个剧本,美丽人生。   可惜,或者说必然的,它从未完成。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了,今天又找出这首歌词,不禁唏嘘,真的呢,我们虚度了我们的生命和感情。     我们激动莫名,     仿佛找到了爱情。     看那自由的麻雀,     在麦浪间穿行。     我们两手空空,     仿佛虚度了生命。     看那年轻的眼睛,     却闪耀着光明。     我们踏上征程,     仿佛触动了伤痛。     看那窗外的灯火,     却温暖了心灵。     (副歌)     有一日比正午更光明,     路遥遥我努力向前行。     我天父早已在那边等,     应许我美丽的新生命。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