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网络乱谈禅

网络乱谈禅

Publish:

○、引子   王老山者,吾友黑心杀手王小山之兄也。自幼捞鱼捕虾,与网结下不解之缘。后入情话大学少年班,主修电脑,每日电脑前击键至深夜。房东大娘隔窗偷窥,以为特务发报,几欲报警。是夜,正风清月白、无可如何之时,忽见一天仙般美眉自屏幕中飘然而下,执其手曰:“还不砸了这劳什子,跟我!”老山遂掷电脑于地,挽仙子飘然而去,不知所终。房东大娘协联防来时,只见满地狼藉,检查其硬盘碎片,其中并无《考研圣经》等违禁书籍,只有文稿半卷,名曰《网络乱谈禅》。其文摘录如下:

一、知了   为拍电视剧《禅师艳遇》,某导演通过网络挑选女演员。消息传出,倩女靓妹趋之若骛,然而几番面试,竟无一人中意。一日,有一女自称“幸福女孩”前来应选。导演问: “你想当《禅师艳遇》的女一号,可知什么是禅吗?”女孩答:“知道,蝉就是知了!”导演大呼:“知了,知了,知然后了,不知不了。女一号非你莫属了!”

二、竿头   石霜和尚曾云:“百尺竿头,如何进步?”   某CEO问:“已在那斯达克上市,如何赢利?”

三、情色   一人问老山:“何为情色?”   老山曰:“一日早起,不见了门前卖麻花的女子,于是题诗–‘去年今日此处过,人面麻花相对搓。人面不知何处去,麻花依旧下油锅。’–是为情色也;又一日,参加互联网展会,不见了熟悉的美眉,又题诗–‘去年今日此处来,人面电脑相映白。人面不知何处去,电脑依旧上展台。’–是为情色也。”

四、一指   有张生上网成瘾,夫妻感情不睦。某日张生悔悟,对妻子发誓道:“我若是再上网,就剁掉手指。”竟从此戒网。一日上街,过网吧,见人气蒸腾,网瘾复发,遂入内上网。恰其妻路过此处。回家,骂张生道:“言而无信,你也算男人?”张生羞愤难当,挥刀剁右食指,登时鲜血迸溅,断指在案上蹦跳如活物。妻子大惊失色,然悔之晚矣。不出三月,两人离婚。张生心灰意懒,欲上网排遣。开电脑,握鼠标,按,空空如也,遂悟。

五、离魂   五祖问僧云:“倩女离魂,哪个是真底?”   老山问僧云:“美眉上网,哪个是真底?”

六、接触   正值台湾当红写手痞子蔡春风得意访问大陆之时,王老山问他:“第一次亲密接触,接触之前是什么?接触之后是什么?”痞子蔡不能答,仓皇离去。

七、洗钵   僧问赵州:“如何参悟?”   州云:“吃粥了吗?”   僧云:“吃粥了。”   州云:“洗钵盂去。”   老山问CEO:“网络公司如何发展?”。   CEO云:“发工资了吗?”   山云:“发工资了。”   CEO云:“逛商场去。”

八、上树   香严和尚云:“如人上树,口衔树枝,手不攀枝,脚不踏枝,树下有人问其来意。不回答,即违他所问;若回答,又丧身失命。正此时,如何回答?”   王老山云:“发妹儿。”

九、信号   一人问:“舒婷有一首诗写道–‘仅凭一个简单的信号/集合起星星、蝈蝈和紫云英的队伍/向着没有被污染的地方/出发’。请问这个简单的信号是什么?”   老山说:“玩去!”

十、断章   学生说:“我喜欢卞之琳的《断章》,觉得其中颇有禅意。”   老山道:“不若舍弟王小山的《断章》。–‘你在屋里上网,上网的人在ICQ里找你,别人给你发来了病毒,你黑了人家的伊妹儿。’”

十一、开悟   泡沫破碎,网站裁员,一师妹失业后,回报社重操旧业。王老山闻之,以《某尼开悟诗》赠之–“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陇头云。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十二、参悟   王老山自学制作网页,并无一人可求教。于是日夜苦思冥想,废寝忘食,一日终成。因赋诗一首:“一个苍蝇嗡嗡嗡,飞到西来飞到东。忽然撞到来时路,眼前忽放大光明”。

十三、伤心   几位老友讨论何诗最伤心。有人说“妻孥怪我在”,有人说“鸟入青云倦亦飞”,有人说“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有人说:“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有人说“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老山说:“都不如这一句–‘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十四、人民   有人问:“谁是人民?”   老山说:“诗人说过–‘以太阳的名义/黑暗公开地掠夺/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默默地永生/默默地死去。’我不知道什么是人民,我只知道一个个活生生的具体的人。”

十五、革命   有人问:“什么是革命?”   老山说:“革命就是‘做理想主义者,求不可能之事’,革命就是‘禁止说禁止’,革命就是‘不抱幻想,也不绝望’。”

十六、复活   一人悄悄地问:“复活的事如今还有吗?”   老山答到:“每个早晨灿烂的太阳升起的时候,每个人都应当对自己说–我复活了,真复活了。”

十七、现实   有人问:“现实与网络有什么区别?”   老山答:“所用浏览器不同。现实中的浏览器没有‘后退’按纽,在现实的浏览器上,只有一个超级链接–死亡。”

十八、死亡   “请给我们说说死亡。”   老山说:“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如何活着。每个人都可以在网络中获得永生。”

十九、将来   一个孩子问:“将来还会有宗教吗?”   老山说:“将来还会有一种宗教,就是爱与美的宗教。”   孩子又问:“将来还会有互联网吗?”   老山望着孩子晨星般明亮的眼睛:“有,将来会有互联网,那是爱与美的互联网。”

二十、结语   浪急方舟静,山险马背平。心生大欢喜,佛放大光明。

(2000年圣诞前夕)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