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连岳、四一、和菜头及戒酒

连岳、四一、和菜头及戒酒

Publish:

周六从厦门回来,落地后短信连岳,感谢他从百忙之身中抽出一身,接见与招待。连岳回道:你还记得我们喝过酒啊!

当然,我记得。

为促成王连会,我做了充分准备。上周三刚住进宾馆,就预约了他。周四,效法中世纪放血疗法及俄罗斯休克疗法,我先把自己放醉。周五,会议主办方送行晚宴,不参加说不过去。跟连岳推迟半小时见面。我在街上先吃了一碗沙茶面垫底,送行晚宴上也收敛了很多。为了一会儿能多吃连岳几口,我基本上没动筷子。

送行宴上有三种酒,啤酒、红酒、二锅头。二锅头是会议主办方特意从北京托运而来,东道一番美意,我想不能不领。于是,推杯换盏,一个人喝了半瓶。然后说,各位对不住,我要去见网友,不能再喝了,青山不倒,绿水长流,各位就此别过。

我酒量心里有数,最近一次喝过三个小二,合计六两,并未出现差迟。我想,今天没有放量,应该可以清醒着见连岳了。

拿破仑骑在马上,估计跟我有同样胜算。但是,他忽略了那个猪头传令兵,历史从此改写。

我忽略了一个因素:海风。

赶往王连会路上,海风,像一床大被把我覆盖,海燕,像黑色的二锅头,在浪尖上飞舞。

以下是捡回的记忆碎片–

连岳很年轻。笑容很可掬。连岳在新书上签名。我们喝了啤酒。出门时,连岳帮我收拾包,塞进去充电器。坐连岳的车回宾馆。我问连岳多大了。

回到杭州,我跟朋友们说:原来连岳这么年轻,他是79年的!1979,不是1879!

昨晚去连岳的博客一看,我懵了。

与君一句话 连岳 @ 2007-12-15 15:45:32 阅读(2476) 引用通告 分类: 未归类 王佩几天前到厦门, 昨晚才找到时间一起吃饭 据说此前宋石南交待过他: 你要去找连岳,把他放倒! 由于宋先生的成都普通话听起来比较困难 王佩听成“你要放倒了,去找连岳” 于是我们七点半见面时, 王佩已经喝了半斤二锅头。 席间,王佩问我:连岳,你多大了? 我据实回答:70年生的。 他非常吃惊:你看起来太年轻了! 隔不久,王佩问我:连岳,你多大了? 我据实回答:70年生的。 他非常吃惊:你看起来太年轻了! 如是折腾了七八次 每一次王佩都赞叹我驻颜有方。 当他再问:连岳,你多大了? 我心想,这个死胖子每次都玩得这么开心 我也得找点开心,答道:76年生的。 王佩说,嗯,你还不大。 随后,每问一次,我就减一岁 到我回答至“80年生的” 王佩感叹:你原来是80后呀。 我说,是的,王叔叔。 …… [未完,全文请点击此处](http://www.bullogger.com/blogs/rosu/archives/119910.aspx)

怪哉!我最后的记忆停顿在连岳给出的第九个答案上。

故事还没有完。昨晚在MSN上,四一向我控诉。说我没完成宋石男交给的任务也就罢了,还在电话里骂他。用英文,一句FUCK,接一句莎士比亚。

道歉,悔忏,憔悴难对满面羞。

我怯生生给和菜头打了电话,确认一下有没有也骂他。幸好,他说没有。但也不排除事实上有,而他说无,为了不增加我的负罪感。

我为失控而恼恨。如此周密的安排竟然还出这种事,我对自己快绝望了!

今早三点半醒来,我看完了老六的《读库0705》,接着读《爱读连岳》,笑得被子乱颤。然后给自己做早餐,朗读英文。吃早餐,来上班。

我决定改变生活习惯,早起,晨读,早上班。同时,对外戒酒。何为对外戒酒,就是不在我狗窝之外任何地方喝酒。

到办公室,上网,看到和菜头也做出了戒酒的决定。心中大受安慰。

以后从天南地北来的兄弟姐妹们,原谅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在外喝酒了,要喝到我狗窝去,要睡睡我的客房。以后再天南地北接待我的姊妹弟兄们,原谅我不再你们的城市喝酒了,要喝到我狗窝去,要睡睡我的客房。

空口无凭,写博为证!皇天后土,实所共鉴!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