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门外看戏之一:山东小戏《三拉房》

门外看戏之一:山东小戏《三拉房》

Publish:

近来约稿较少,总算读了点书。我觉得最近读的最好的书是一本从超星图书馆下载的《中国民间小戏选》,看得我真是心潮翻腾,我发现,中国传统的戏剧与现代西方戏剧比,无论在哪一方面都毫不逊色。

例如:我们山东有出小戏《三拉房》,讲的是丈夫要进京赶考,与妻子告别的故事。妻子郭素真为丈夫张文生收拾完行囊,突然想起一件事--

郭素真 为闺女俺也曾看过戏, 戏中的负义之人记得明白, 宋朝里有个陈士美, 得中了他把香莲害。 相公今天去赶考, 不得中他还能回来, 要是相公得了中, 招驸马,金花戴, 陪公主,笑颜开, 御花园里把花采, 可就苦了俺女裙钗。

郭素真 你可知前朝里有个陈士美?

张文生 陈士美!娘子啊 (唱)我不是忘恩负义的陈士美, 我要学郑元和有情的郎。 到京城中不中来回家转, 决不叫你一人守空房。

郭素真 你说那,俺才不信哩!

张文生 待俺对天盟誓。 (唱)文生跪流平, 上神你是听。 我若不回转, 白马驮尸送回程。

读到此,我心头一震,为了这朴实的忠贞,也为了“白马驮尸送回程”这句唱词所传达的神秘的意象。

一般人认为,民间戏曲是不讲究文采的,其实大错特错。有时候民间戏曲使用的修辞手法,令学院派词曲家们都会叹为观止。还是以上出戏为例。

郭素真 (唱)你可知草房高来楼房低, 楼房低下两只鸡。 野鸡打的团团转, 家鸡不大扑扑楞楞往空飞。 论吃还是飞罗面, 论穿还是绫罗衣, 飞罗面来绫罗衣, 知冷知暖是半路的妻。 人家疼你是真疼你, 为妻疼你是假的。

张文生 (唱)明明是楼房高来草房低, 草房低下两只鸡。 家鸡打的团团转, 野鸡不打往空飞。 论吃还是家常饭, 要穿还是粗布衣, 家常饭来粗布衣, 知热知冷是亲妻。 贤妻你疼我是真疼我, 人家疼我是假的。 辞别娘子上京去,(下)

郭素真 家里撇下俺自己。相公相公!

张文生 娘子,还有什么?

郭素真 没有了!(抽泣)

张文生 (偷看没人,为郭拭泪)娘子,哭哭啼啼地,大娘婶子见了是要笑话的。

郭素真 笑话,笑话!(向观众)搁您身上也是这样呀!

你看,这一段是多么“间离”啊,简直像得过布莱希特真传似的。

看完这个剧本,我又想起了民风网站上最近登的那个乞丐的故事。那个人带着儿子千里寻妻,不惜流落街头。我想,妻子对他而言意味着一切,这是真正的爱情,也是真正的受难。对于大多数老百姓来说,爱情不是风花雪月的把玩,不是挑来拣去的韵事,而是他们的血和命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