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黄昏的清兵卫

黄昏的清兵卫

Publish:

每次回北京,我都蹩进美术馆旁边的三联书店。那里吸引我的不是书,书哪里不能买啊,非跑到这里来,还要背回去,况且不打折。我喜欢的是这里的期刊。注意,不是杂志。期刊和杂志是两种不同的东西。杂志,在报摊上都能买到;期刊,只有在邮局才能订到;杂志,有很多人看;期刊,没多少人看。

在三联,就有很多没人看的期刊出售。每次我必买的是《世界文学》双月刊和《外国文艺》。一买一大堆,回来慢慢看。

昨天晚上我随手打开2008年第一期《世界文学》,读完日本武侠小说家藤泽周平的三个短篇,把我看呆了。这是武侠小说吗?依我看,文采不输给大江健三郎。

如同J.R.R.托尔金创造了一个“中土”,藤泽周平也想象了一个小小的社会–海坂藩。在这个藩国里,有一些平凡的武士,每天挎着腰刀,登城下城,这是他们的工作,日本的上班族文化也起源于此。藤泽笔下的写武士都是一些小人物。

黄昏的清兵卫是一名武士的外号,他因为每天按时下班回家照顾卧床的老婆,受到同僚的嘲笑。适逢藩国饥馑,高层准备政变,杀掉跋扈的大将,历史的重任落到清兵卫头上,因为他身怀武功。

暗杀时间约在晚上,清兵卫说不行,我得回家先照顾老婆。贵族们说,什么?难道国家大事不比你老婆重要吗?清兵卫还是坚持要先回家,因为除了他没人伺候老婆大小便。贵族们无奈只好同意。

贵族们跟大将开会,气氛已经剑拔弩张,但是清兵卫还没有赶来,贵族还不敢轻举妄动。一国的命运,就系在一个清兵卫身上,确切地说,系在一个小人物的夫人的内急上。

藤泽的小说,充满了这样的紧张感。《无形剑鬼爪》也是他的著名的短篇,里面写道性、暴力和道义,是我见过把这三样结合得最完美的小说。

宗藏奉命去杀逃犯狭间,一女突然半夜来访,原来是狭间美貌的妻子,来求情放过自己的丈夫。

接下来的文字写得太美了,是我见过最有张力、最干净的情爱描写。比百年孤独还孤独,比霍乱时期的爱情还霍乱。

“夫人,”宗藏拭了拭额头渗出的汗水,“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但不要提无理要求。藩命不可违。” “把我的身体给您也可以呀。”狭间妻的声音突然低得像自语,听起来很娇媚。“您想要的话,就在这儿。” ……(以下略去几百字,有欲无性,最终理性和道义战胜。)

《盲剑回声》看完让人耳朵嗡嗡有剑的余音。藤泽的文学才能,是金庸等人无法望其项背的。

藤泽的小说被改编成了电影,我看了黄昏的清兵卫,感觉小说更好。

也许过些日子,国内书市就可以看到藤泽周平的大作了。我希望它的翻译者依然是在《世界文学》上译介藤泽的李长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