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志 > 我的见证:最后的登机广播

我的见证:最后的登机广播

Publish:

亲爱的各位弟兄姊妹:

大家下午好,我叫王佩。2019年开始我来到SL浸信会作为访客聚会,至今已经一年了,在这一年的时间里,神藉着牧师、诸位长老、还有各位弟兄姊妹作为管道,使我的灵魂得以苏醒,冷淡麻木的心重新火热了起来,对福音真理有了清楚、正确的认识。

下面是我的一个简短的见证,分为三个部分:

  • 我是何等糟糕?
  • 主是如何爱我?
  • 我应该怎样行才能表达我的感激?

我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候,通过来中国的留学生、还有外国专家传福音,相信了基督,并且在三次教会受洗信主。之后,生命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比如说去参加三自教会的聚会,参加一些青年团契,同时我还做了我当时觉得很勇敢的一件事:提交了退团申请,并且把我父亲替我写的入党申请书转交给了我的室友,让他顺利地入了党。我觉得我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但是很长一段时间,其实我一直在两个极端徘徊,第一个极端就是错误地认为救恩可以通过自己的好行为赚来,所以我就努力地争取装得像一个好人。

比如说在1999年,也就是20年以前,我在北京,冬天我发现北京站有快要冻死的乞丐,我就和朋友一起回家拿了军大衣给他送去,同时怕别的乞丐抢这件军大衣,又给周围的乞丐每人20元钱,嘱咐他们不要抢军大衣。当时我就想,如果整个皇城根下有一个人得救的话,肯定就是我。但是后来证明我是错的。种种迹象表明我更像是一个挂名的基督徒,因为我在生活中没有活出基督的样式,跟世俗的人没有什么两样。因此我进入另一个极端,经常以自我为中心,在生活的各个重大事项上,比如婚姻问题上,不是交在主的手里,而是自己做主。就像没有根基的建房者,把房子建在了沙土上一样。当然我为了证明自己是个挂名的基督徒,还特意到派出所找到户籍警,对他说,请把把宗教信仰一栏的「无」改成「基督教」,于是我觉得,这名挂得更加名正言顺,都被官方认证了。

但是感谢神,让我认识到这一切都是有问题的,因为我明显的觉得自己的生命没有结出果子。大概在5年以前,我觉得我的生命开始慢慢的发生变化,因为我觉得上帝栽下种子,开始在亲自做工,给我的心灵松土、除草。尤其是近年来,我发现最大的一个变化开始对罪变得敏感。

就像《启示录》中说「天上有了征战」一样,在我的内心中也有了征战。以前犯罪是能带给我快乐,但是现在任何犯罪不但不能带来快乐,反而带来极大的痛苦。与之相反,读经祷告、与圣徒交通,包括到SL来参加聚会、崇拜赞美主,让我感到了主恩的美善与甘甜。尤其是近一年多以来,通过在SL浸信会参加成员课程、听道、读经、查经,让我认识到了福音的真光,我真正开始理解真正的福音。

原来得救并不是靠我自己的功劳,而全然是出自神的工作。 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替我受死,代替我承受了所有罪的代价,这样我才能够进入神爱子的国度。耶稣爱我替我受死,并且复活,让我彻底断绝了和罪的关系,开始拥有复活的新生命。父神还派圣灵保惠师住在我里面,使我永蒙保守。这一切让我明白了,我今生今世,无论生、无论死,身体灵魂都不属于我自己所有,乃是属于神,只有为他而活,并且以他为乐,才能填补内心中巨大的黑洞,而这个黑洞,除了上帝之外,是任何物质或者精神生活都不能填补的。

现在我有理由相信自己已经得救,圣灵和我的心同证我是神的儿女。因此,请大家不要看我,而是看我上面的十字架;也请大家不要仅听我的话语,而是听我灵魂里发出的无数的叹息。

神如此爱我,我的灵魂充满了感激,我应该怎样行才能表达我的感激和赞美?我所能做的很少,因为我知道离开了神,我什么都不能做。所以,我只有依靠圣灵的恩膏,活出耶稣基督所赐给我的新生命。因此,我愿意遵守圣经的命令,加入一间特定的地方教会,对我来说,就是SL浸信会。我曾经跟牧师说,加入SL的呼召就像机场发出的最后的登机广播,如今我已经来到了登机口。我愿意遵守成员之约,过圣洁虔敬的生活,这里特别恳请大家为我的妻子和儿子祷告。最后,请各位SL浸信会成员接纳我,让我登上这架飞往新天新地的班机。

谢谢大家。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wangpe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