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一件惊心动魄的事

一件惊心动魄的事

Publish:

一件惊心动魄的事

进入中年的一个标志,就是惊心动魄的事比以前多起来了。年轻时,遇到灾,遇到病,咬咬牙,挺一挺就过去了,过不去,也没什么不打紧的,毕竟还有很多机会从头再来。45岁以后就不一样了,大大小小的麻烦不但接踵而至,更重要的是结果往往不可逆。

今天抽到的题目是讲一件惊心动魄的事,我想起了一件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事。

越野车

2017年4月,我和几个朋友到内蒙去拍企业宣传片。东道主热情好客,邀请我们到库布齐沙漠边缘去玩,并且乘坐老板专用的几辆沙漠越野车。

很快我们都戴上头盔、风镜、和手套,上了车。我们人多,车只有几辆,我的朋友绍哥,就想把机会让给我们。我看车上还多一个位子,就邀他一起乘坐。他笑着摇摇头说不坐,说,自己没有头盔。我说,不要紧,上来吧。但架不住我盛情,就跟我坐上了同一辆车。

沙漠车由老板的保镖开着,在沙丘之间爬坡、漂移、俯冲、飞车,我大呼过瘾,感觉不虚此行。

大约开了15分钟,来到了一片沙丘。当时夕阳西下,风景十分壮美。我们的导演和摄像时就准备拍几个飞车的镜头,绍哥下了车,让我跟司机回越野吉普车所在的沙漠边缘去取摄像机。

我坐着沙漠车,风驰电掣地取了摄像机,回到绍哥他们所在的沙丘。看到,高坡上,我们一行的人,向我们车紧张地挥手。

等我们窜上高坡,永远难忘的场景出现了。

我好友绍哥的妻子,抱着满脸是血的他,哭着喊:老公,老公……

我跳下车,跑过去看,只见绍哥满脸是土,眼睛翻着,腿不停抽搐,血从嘴里流出来。

我赶紧拉住他的一只手,向上帝祈祷,请求主挽救他的生命。

此地是沙漠,距离公路还很远。手机信号时断时续,幸亏摄像师打通了120,我们同行的一辆越野车,左绕右绕开了过来,大家把座椅放平,把绍哥抬上车。

然后开到公路上,又有一队人马,到岔路口去拦截120。

在路上,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来,绍哥跟妻子坐在沙丘一侧聊天,一辆越野车飞跃沙丘,飞起来才看到落点处有人。司机赶忙把车把一掰,但是车轮依然装在绍哥的头上,他没有戴头盔,被倒栽葱撞进沙丘里,好几个小伙子用力才把他从沙子里拔出来。

而坐在我旁边的就是开沙漠车的司机,他也是老板的保镖,他一个劲地挫着手,不停地叹气。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其实这次事故责任,我也有份。

我们的先头部队遇到了救护车,领着救护车与越野车汇合,把绍哥转移到救护车上,立即输甘露醇,以控制颅内出血。

最终用了40分钟,把他送到了当地旗人民医院。

邵哥在医院抢救

到医院后,立即抢救,做了脑CT,颅内有出血。一边输液,一边观察。3小时后又做了一次CT,发现血块没有扩大。

次日,绍哥渐渐清醒过来,只是疼痛。蒙福的是,颈椎没有骨折。

接着又做了一个核磁共振,把片子传到北京,请301的医生看了,确定可以自然愈合,大家才放下心来。医生说,需要在医院治疗和休养一个月。

邵哥醒来的第一句话是:「幸亏撞到的是我,如果是别的弟兄,可让我怎么交待?」

就因为这话,我当时觉得,愿意跟他做刎颈之交。

三天后,他已经开始在朋友圈继续发原创的鸡汤,我才放下心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住院期间,那位不慎撞了邵哥的司机,一直在医院里陪护,尽心尽力。

痛定思痛,我才明白,原来每一项安全措施,都不是无缘无故制定的,都是很多的血泪换来的。比如,乘坐沙漠越野车戴头盔,肯定是发生过类似的意外,才变成一项强制性的规定。而无视这些安全措施,就是在拿生命开玩笑。

又过了一个月,邵哥完全康复,坐轮椅回到北京。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我祈祷的缘故。我只知道,如果他不能顺利康复,我肯定会内疚一辈子。

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对惊涛。这件事让我常常想起,时刻警醒自己,要做一个自己兄弟的看护者,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给别人带来灾祸和伤害。无论余生还有多久,都要心清意洁、毫无亏欠地走完剩下的旅程。

一句话:如有可能,努力成为别人的祝福;最低底线,不要成为别人的梦魇。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