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李大炮系列:吃鬼的人

李大炮系列:吃鬼的人

Publish:

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我们隔壁的村子。不过不是现在的事,是我出生以前的事了。

我们隔壁的村子里,有一个光棍,姓李,小名叫屎蛋,大号叫“李大炮”,关于这么名字的来历,以后再讲。先说一个他吃鬼的故事吧。李大炮的爹死的早,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因为家里穷,上三十了,还没娶上媳妇。

大炮是种园的,瓜园在村南头,那时候,怕人偷园,都会在地里扎窝棚。别人建窝棚吧,都在田间地头,大炮脱俗,把我窝棚搭到了道当间。因为他了一个心眼儿,要是有人偷园呢,夜里肯定顺着大路来,因为那时候没有路灯,也没有手电,黑灯瞎火的,还不得走大路嘛。

这天夜里,他在窝棚里睡下。

半夜刮起了风,那风跟平常不一样,冷飕飕,让人脊背发凉。还听到外面沙沙沙沙的脚步声。

大炮心大,继续睡自己的觉。

这个时候听见一个女的在说话,仔细一听,那声音在窝棚外说:

“放我过去,放我过去。”

大炮爬起来,隔着草缝往外一看,只见一个白衣白帽的人,站在那里。光棍心想,这是谁家的孝子孝妇来这里上坟啊。

只见那个白影子开始飘飘摇摇过来,说:

“大哥,行行好吧,放我过去。我是南边富民村,刘铁蛋家的,因为跟婆婆打仗,上吊死了。求求你放我过去,我好找个替代,去投胎。”

大炮心里一软,正想给她从窝棚里开个洞,让她过去,忽然一想不对。

她去的方向,是我们村啊。

她要是讨替代,那找的也是俺们村里的人。

不行,我得这么这么着。于是就耍了个心眼说:

“闺女,你是挺可怜人的,我也想放你过去,可是俺这窝棚扎得太结实了。你要不缩小缩小,从这个眼里传过来吧。”

那个白影子一听,千恩万谢,就越缩越小,最后缩成棉花桃大小。

大炮说:“我给你开个洞,你进来吧。”

一边说,一边把他娘烙的一张发面饼拿出来,一边掏洞,一边把饼握在手中。等女鬼一钻进洞,他就用发面饼把女鬼给捏在饼里了。任凭女鬼怎么哀嚎,大炮也不放过他。

大炮是个孝子,心想,今天夜里我捉了鬼,得让俺娘看看。于是拿着饼,就往家跑。

进了自己家的院子,看到屋里还亮着油灯,他心想不对啊,俺娘平常这个时候都睡觉了。

怎么半夜起来又点灯?莫不是年纪大了,忘了吹灯了?

再往前走,只见她娘的影子照在窗户纸上。一看,正拿着一个绳套往自己脖子上套。

大炮吓得魂飞魄散,飞起一脚踢开门,冲了进去。把娘抱住。

大炮大哭:“娘,你咋了,你咋这么想不开?”

他娘缓过气来说:“俺黑夜纺着纺着线,想起恁死了的姥姥,又想起恁死了的爹,一想到俺的屎蛋三十了还娶不上个媳妇,就觉着吧,越活越没意思,不如寻个头。正套上绳子,你就进来了。”

大炮说:“那是女鬼要找你做替代。你看,她还在我的发面饼里呢。”

她娘一看,果然看见饼里夹着一个女鬼的头。

大炮说:“我把这个鬼吃了吧,吃了,你就不会再觉得活着木意思了。”

于是,光棍咯吱咯吱吃了发面饼和女鬼。

从那以后,母子俩平平安安地生活在一起。

这个庄里,再也没有发生过寻头上吊的事。

这个是我们老家流传已久的一个民间故事。

透过这个故事,可以看到我家乡女人自杀率之高。我小时候,村里妇女自杀是很经常的事,或是与人斗气,或是抗议丈夫外头有了相好的,或是自证清白,或是没有盼头,她们用一根绳子、一瓶农药结束了煎熬。

从那以后,李大炮出了名,远近四里八乡的人赶集都要绕道去他们村看看那个吃鬼的人。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