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当朋友背弃的时候

当朋友背弃的时候

Publish:

1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被我视为好朋友的人背弃。

我读的初中叫强国中学,挨着一个特别厉害的村子“强国街”,那里的人,无论大人孩子,都没人敢惹。我们学校距离徒骇河很近,有时候我们会偷偷跑到河里洗澡。那一次,我和班上最好的朋友小勇又去游泳,遇到三个强国街的孩子,不怀好意地看着我们。小勇在浅水区,看到情况不妙,就上岸了。我还在深水区,等到了岸边,被这三个坏孩子拦住,质问我为什么跑到他们村子的河里来洗澡。我说,这河是全县的,又不是你们村的。他们火了,开始推搡我,往我的脸上抹泥巴。

我再一看,小勇在芦苇丛里偷偷地望这里看,我喊他的名字,他却一溜烟地跑掉了。我好汉不吃眼前亏,说俺婶子也是强国街地,俺小舅叫海明,可会打架了。

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孩子听了,忙命令两个小的住了手。我才侥幸逃回学校,进了教室,我看到小勇畏缩的目光。从此以后,我们之间互相联系的细细的线已经断了。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背叛。

2

我在报社上班,接到电话,被请到市局喝茶,调查我有没有传过谣,说一个文化单位里发生了一件很香艳的八卦。我感到很纳闷,因为这件事虽然坊间有流传,但不可能跟我有任何关系。

穿官衣的人提示我,你认识不认识KN。我说,KN是我同事,怎么了?

他们说,我们追查这个流言的出处,查到了KN那里,就叫他来谈了谈。结果他告诉我们,是你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的。

我心头一阵冷风吹过。虽然我们同事之间私下里会聊一些八卦,但那只是饭桌上的闲谈,怎么可以把闲聊的人也供出来呢。

我说,KN肯定是记错了。

从市局走出来,我心想,KN啊KN,你怎么可以这样没有一点肩膀?

3

受一家影视公司的委托,做一个电影项目,我找到了编剧S老,我们认识多年,知根知底,我一直觉得他怀才不遇,缺的只是机会。于是邀请他来写这个剧本。

我开玩笑说:

S老,A剧本,咱们再次启动吧。发一个卡号给我,先给你打X万元,收买良心[呲牙][呲牙][呲牙][呲牙]

剧本很磨人,一步步来,做扎实。为了出一个好作品,我会蹂躏你,我还会请其他人蹂躏你。为了你的前途和声誉,请忍受。[呲牙][呲牙][呲牙]

他写了一稿,有一些缺点,但亮点也很突出,尤其是营造了一个江南气息的小镇和个性突出的人物,我们开过几次会议,让他按照新的大纲继续修改。

差不多过了一年多时间,我手头又有另一个历史题材的项目B,问他能写不,他说愿意尝试。

2017年春节前后,我希望他能交出修改后的剧本A,至于剧本B,只要完成即可。

他交出了A,但没有交B。事后我才知道,那段时间他在忙活另外一个一点也不靠谱的电影项目。对方既没有跟他签合同,也没有给他哪怕一分钱的预付款。而我则为AB两个项目都做了预付的投入。

在经过专家和团队的讨论之后,我最后发给他一条信息:

A剧本看了。好几个专业看剧本的同志也看了。结论如下:1,上一版的问题没有解决。2,剧本主体存在大问题。3,弃用。

凡事都要说清楚,有始有终。1,A剧本到此为止,完全弃用。我们之间的约定结束。2,B剧本您也不用再写了。为双方好。3,预先支付的所有稿酬您也不用退还。4,发您的创意和故事大纲以及其它剧本,请不要外泄、务必保密。5,我们的合作就此止步,保重!6,事实证明,我们没有合作的缘分。

过了许久,他回到:

尊重您的任何决定,对于自己表现出的能力和态度,我很抱歉。

可是,这一切是一句抱歉能一笔勾销的吗?

4

我跟Z在生活中素昧平生,但我知道他和他的全家欠了高额的债务,大概有四十多万,为了躲债,他来到了我所在的城市,在一次写作俱乐部的线上活动中,通过文字我了解到他的窘况。有家不能回,有亲人不敢联系,每天背负着喘不过气的重担,甚至渴望生命早点结束或者干脆没有出生。渐渐地,我们成了笔友。在互相通信了一年之后,我对他说:

常言道,救急不救穷。我看到一个能救你的机会,你可以相信,也可以不相信。现在是2012年,我发现了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叫比特币。你可以给我2000元,如果没有先欠着也行,我卖给你20个比特币。但是你要答应我,再穷再急也不要卖掉它们。你能做到吗?

Z说我回家想一想,第二天他跟我说,我想了一晚上,你能不能卖给我30个,我现在只有1500元,另外1500半年内给你。

我二话不说,给他打了30个比特币。他也分几次付清了欠我的3000元。

后来,我们联系不多,偶尔微信上碰见,也只是不冷不热聊两句。

直到2018年,比特币一路狂涨,最高到了2万美元一个。

有一天半夜,我看到他刚更新了朋友圈,就发微信问他:

你最近怎么样?

我多么希望他告诉我他的债都还清了,因为哪怕一万美金一个卖掉,30个比特币足以让他改变命运。

但是他没有回答。

我又发了一个Hi。

发现他已经把我拉黑。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对待自己的恩人。

我非常失望,可转念一想,他也可能是被人骗了,或者是把币便宜卖了,也许再次见到我,会让他想起伤心往事。

Z做的什么,他不知道,我能做的就是默默祝福他。

可是就在今晚,他却主动发了一个消息给我。

你诚然救了我。原谅我的以前,如果你不嫌弃,我愿意我们永远做朋友。

5

以上就是作为朋友被人背弃的滋味。

这里面的小勇、KN、S、Z,都是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我。

我之所以这样反着说,是为了让你们耐心读完,以免一开始就鄙视我。

现在,鄙视我吧。

6

再多一点说明。

故事4是一个虚构的比喻,那个欠债的Z,好比是我,但我欠了比金钱更可怕的罪债。那个替我还债的人是耶稣,他给了我价值远远超过全世界2100万个比特币的东西:永生。

我曾经对不起我的恩主,正如我对不起我的那些朋友。

多少年了,我一直想对我的好朋友褚文勇、严锋、金导正式地说一声对不起,请再给我一次不背叛你们的机会。

但我说不出来。

今晚我决定说出来,因为: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而是我的救主和生命之主在我里面活着。

写作,于我而言,是通向天国的窄门小路。

把这些写出来,是请大家监督我、归正我,看我是不是走在一条慷慨的正路上。

现在,盯着我吧。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