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志 > 转塘往事

转塘往事

Publish:

转塘

转塘位于杭州西南,东、南方向是钱塘江,西、北方向是群山,处于钱塘江上游,是杭州的水源保护地。转塘规划为之江新城,主要发展文化、旅游等绿色产业。有中国美院象山校区,浙江音乐学院等。周边旅游资源丰富,有宋城、九溪、六和塔、云栖竹径、梅家坞、龙坞、西山、灵山等风景区,离富阳、建德、桐庐也不远。

但是很多外地来杭州的人知道这个地名,源于2005年发生的一起碎尸案,当时杭州媒体连篇累牍、集中报道这起案件,每天公布案情进展,并邀请市民来“做一回福尔摩斯”,参与破案。

在这场被刑侦部门允许的媒体狂欢中,杭州的主流媒体过足了小报的瘾。凶手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曝光,他的口述成为定谳,即便在被捕以后,他依然指定记者专访他。在法庭上,他通过声明捐赠器官来试图赢得清誉,当检察官问他为什么要杀死被害人时,他的一句回答“杀总要杀死的喽”被媒体和市民们津津乐道。

唯独尸身都不全的死者,没有获得应有的尊重。她不能再说话,任凭加害者说;她被污名化,经过凶手的涂抹,她成了贪图退休干部房产的一心要住到杭州的郊区人(确切地说是余杭人);她作为一个人的情感、性格,她对人的爱和善意,被无意或刻意地忽略。

那我们今天的故事,就从受害人说起吧。

死者

死者姓孟,是一位女性长者。那一段时间,杭州报纸出现最多的一个称呼是孟老太。我曾经告诉自己报社的同行,一个称呼,如果你不希望别人用在你爸爸和妈妈的身上,那么最好也不要用到别的年长者身上,“姓+老太”就是其中之一。她是有名字的,如果为了尊重死者,不称呼她的名字,那么请叫她孟女士,或者孟某。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哈罗德·品特在受奖仪式上,通过视频念过一首自己写的诗。

《你是否亲吻了这死去的身体》

死人是在哪儿发现的? 谁发现了这个死人? 死人被找到的时候死了吗? 死人是怎么被找到的?

这个死人是谁呢?

谁是这个被遗弃的死人的 父亲女儿或兄弟 叔叔、姊妹、母亲或儿子?

死人被遗弃时死了吗? 死人被遗弃了吗? 死人被谁给遗弃了?

死人是裸体还是衣锦准备远行?

你凭什么宣布死人已死? 你宣布死人死了吗? 你对死人了解多少? 你怎么知道死人死了?

你是否为死人做了清洗 你是否合上它的双目 你埋葬了死人 还是任其遭弃 你是否亲吻了这死去的身体

如果我们的媒体,能够有这位诗人十分之一的修养,他们会更慎重地报道这个案子,而不是陷入刻奇的狂欢。

死者孟女士的残余的肢体是2005年8月21日清晨在转塘镇龙王沙村的一个鱼塘里被发现的,其余部分在另外两个地方发现,警方推断是杀人分尸。

由于包裹遗体碎块的报纸是《都市快报》和《钱江晚报》,警察对转塘地区几千个订户进行排查,锁定报纸缺了那几张的人家。

由于凶手爱看报纸,警方决定让报纸深度参与,号召市民加入到破案队伍中来。

万民破案对这个案件的侦破到底起了多大的作用,很令人存疑。因为确定死者身份,是专案组根据杭州上报的失踪人口,结合DNA比对认定的。无论是自称老刑警,还是破案谜的读者来电,对此贡献甚微。

死者孟女士,家在余杭,丈夫去世多年,她孤身一人,经常到杭州城里的黄龙洞去听票友演唱的越剧。

在那里认识了凶手。

凶手

查到死者身份,警方很快锁定了嫌疑人,此人叫蔡耀庚,在69岁的生命中,他有40年是在监狱里度过的。

本次做案,距离他刑满释放还不到一年。

杭州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指控,2005年初,蔡耀庚结识被害人孟,后两人交往。其间,为博取孟的好感,蔡编造了各种谎言并以各种借口敷衍了孟的多次追问。直至2005年8月17日,蔡自觉已无力继续蒙骗孟遂产生杀人歹念。2005年8月18日凌晨,在西湖区转塘镇暂住地,蔡趁在此留宿的孟熟睡之际,用钢丝紧勒孟的颈部,致孟窒息死亡。蔡将孟的尸体肢解,分三次抛尸。起诉书说,蔡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向孟撒谎,为了阻止谎言被识破,故意杀人,为了隐匿罪证残忍地分尸、抛尸,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232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每个凶手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是我们没有兴趣听,我们不需要知道凶手的兴趣、爱好、童年的不幸、年轻时的坎坷、在监狱里改造的艰难、出狱后谋生的不易,我们也对凶手怎样徜徉在西湖边的公园,如何挤在一群退休老者之中谈书论画不感兴趣。

我们拒绝听凶手对于被害人的描述,我们不相信他对于死者爱贪小便宜的指控,我们绝不接受加在死者头上的违犯摩西十诫最后一条“不可贪恋”的指控。

因为她是死者,她再也不能为自己辩解。

我们宁愿相信,死者对于凶手付出了人类最基本的爱和信任,而这一切还来的是残忍的杀害。

余波

这个案子已经过去了17年,如今的警方也好,媒体也好,都不会再做这样大胆的尝试。

案件交给警察,这是纳税人纳税的目的之一;对于事实的报道交给记者,这是人们依然购买信息或者接受广告后应享受的服务。除此之外,大家都不应该越界。

而媒体没有任何权力去消费死者,只因为他们再也不能说话。

对于那些凶犯,稗子会得到稗子的命运,等待他们的不仅仅是今生的刑罚,他们还要面对永恒的审判。

至于我们,还在日光之下,要思念日光之上的事,并且要警醒。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占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

我们要像溪水边的一棵树。 description: 西湖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wangpe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