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24

24

Publish:

几个小时前,我在网上碰上了张发财,他说要给我设计一个名片。这正是我垂涎已久,却一直不好意思提的。他让我用一句话总结自己,我挠了半天头,想起了朋友送我的一句诗:

王佩很胖 但他的微笑像海洋

转述这句话有自吹自擂的嫌疑,但我不想否认,我有一颗胖子常有的柔和之心。

我努力与人和睦,善待周围的人。

我承认,我常有一种负罪感,很难原谅自己的懈怠懒散和办事不力。而解消罪感的唯一办法,是增加负重。

小学时,上劳动课,拆厕所,我搬的砖头最多。

2000年初,跟王小山共事做网站,一到傍晚,我俩就让员工都下班,剩下我们哥俩,吭哧吭哧写代码,编新闻。困了躺就在桌子下睡。我俩都觉得有活自己干是天经地义的,不应当去麻烦下属。

来杭州后,有一次跟一个公司搞活动,一位不认识的小伙子,眼睛被划伤了,我搀扶他到门口坐车去医院。虽然他有那么多同事和老板,扶他的人必须是我,这是义务我无法逃脱,我当时真的是这么想的。

有时候,我会把自己放到山穷水尽的位置上,以为离开我,这世界就会塌下来,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当然,这些想法都很愚蠢,我自视太高,不知深浅,时常忘记自己的极限。

比如现在,眼睛已经很难张开,我不得不拿起电话,叫醒同事。

至此,我已经连续干了24小时,这没有什么可说的,That’s what I am paid for.

我要睡了,事实上我的大脑已经睡了。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