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和一个“躲猫猫”者的意中死亡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和一个“躲猫猫”者的意中死亡

Publish:

“躲猫猫”事件终于公布了部分真相,原来此前狱警所描述的在押人员其乐融融躲猫猫、摸鱼儿的温馨场景,是一次精心组织的虐杀和串供。真凶不是监狱的高墙,而是牢头狱霸。而部分狱卒玩忽职守的行为也暴露在阳光之下,将受到追究。

新华社500多字的通稿解不开我们心头的疑问。牢头为何对受害者有这么强烈的仇恨,非要治他于死地?牢头是怎么当上的,难道是民主选举产生的吗?背后有没有一直包庇纵容这种行为的狱警?更让我们倒吸一口凉气的是,在这之前有没有类似打死人的事件?因为没有媒体知道,因为没有互联网的关注,从而成为沉冤的铁案?

我曾就互联网舆论做过一点研究,结果让我很悲观。因为我发现,网络跳不出现有的政治经济环境,网上舆论再强大,也只能通过有限的途径影响到决策者。但是,这些年来,看到网上一个个精心编造的谎言被击破,我转变了对网络舆论的看法。

在提到网络舆论的时候,我们不应忘记这样一个事实,中国大部分县区还没有报纸。在21世纪初,很多县报被取消。中国大部分地区,都没有被媒体所覆盖,不存在任何舆论监督的可能。即使杂县城里,人们也只能通过口口相传来了解本地发生的新闻。网络的存在对于大城市是锦上添花的话,对于这些媒体遗忘的角落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其意义有二:一、使当地的信息可以传播出来;二、更重要的是,可以使全国大多数网民的目光投向这些地方。

没有互联网,有多少人会在乎云南一个县的看守所里发生了什么?没有互联网,全国的媒体又怎么会全都聚焦这样一条地方新闻?没有互联网,哪来这么高的侦破效率?

意大利曾经发生过一个案子,一个参加无政府主义活动的青年,在监狱里坠楼身亡,警方宣布他为自杀。意大利戏剧家达里奥-福义愤填膺地写下了《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这出戏剧,强烈抨击了警察的残暴与腐败。这出戏被吕同六翻译成中文,后来黄纪苏根据剧情大意,挂狗头,卖羊肉,重新创作了同名话剧,由孟京辉导演,张广天作曲,成为20世纪末北京舞台上最受欢迎的话剧之一。这出戏抨击力度之强,超过了意大利原著。有一些看戏的警察是红着脸走出剧场的。

网络也是一个大剧场,在这里每个人既是观众,也是演员。尽管学术界对中国是否存在哈贝马斯所说的“公共空间 public sphere”还存在争议,但谁也不能否认网络提供了一个形成公共舆论的虚拟场所。它不会随着反低速运动而削弱,也不会因为墙壁林立而退缩。它的巨大生命力,已经超出了其最初设计者的设想,同时也会超出引进者们的控制。

“躲猫猫”事件仅仅是一个开始,网络为世界带来一道光,在国朝60年到来的时候,这光芒会穿透更多的阴云和雾霭,到达曾被正义和希望弃绝的地方。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