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Publish:

刚到英国头十天,我没做过一个梦。因为睡得不踏实,迷迷糊糊醒来,总要努力想一回,才知道自己睡在哪里的床上。后来,梦多起来,噩梦多,好梦少。我接连梦到过两次世界末日,第一次,天空出现了外星人的移动城堡,没等我反应过来,一道闪电把地球劈成两半。第二次,我看到一尊尊石像朝我奔跑过来,我急忙逃窜,速度比老罗万米减肥跑还快。

昨天夜里又做了一个神奇的梦。

先是去看一场盛大的戏剧。好不容易挤进一座体育场,看到球场上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荒草。山东鲁能出场了,没等我站起来欢呼,球员就退场。接着冲进来一群野马,奔腾着,踩踏着,有一匹可怜的骏马就这样被误伤了,它哀鸣着,几次想站起来,最后还是咽气了。

场景忽然转换了,变成了连环画。大概是一个姑娘去抓特务,特务把一个密电码本放到山洞里。姑娘领着我和基干民兵冲进去,掘地三尺,发现啥也没有。我们又直扑疑似女特务住的宾馆。发现原先挂在墙上的联络图,换成了课程表。嫌疑人不慌不忙地喂孩子吃奶,我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

在宾馆后院,我看到一只大螳螂,我蹑手蹑脚想抓住它,然后就听见咚咚的敲门声,伴随着一句英语:Rubish!

我忽然醒了,第一反应是,他妈的谁在喊?不好好叫我名字,竟敢骂我。正想还嘴说FUCK U,猛地意识到,是上门收拾垃圾的英国老太太。赶忙说:Wait for a moment please.

出国的新鲜感渐渐在消失,诺丁汉毕竟太小了,仅靠步行和暴走,我已经把1/3个城市逛遍了。布莱希特教导我们:宁尝新坏,不玩旧好。(Don’t start from the good old things but the bad new ones.)鉴于生活有渐渐乏味的趋向,我开始足不出户地看书。

当夕阳从寝室的窗户里照进来,我泡上一杯红茶,点起烟斗,开始发呆。回忆就从时间的缝隙里涌进来,此时的我变成了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

十月的天气,一天有四季,上午淫雨霏霏,一会就日上三杆了。这样的天气,配上稀松的课时,很适合白日做梦,或者做白日梦。You may say I am a dreamer, but I am not the only one.

我的第一个梦是莎士比亚的戏在诺丁汉上演,不管是仲夏夜之梦,还是冬天的故事,不管是皇家莎士比亚剧团,还是农家野鸡草台班。我都会提前一个月订好票,然后把即将上演的莎戏读个滚瓜烂熟。等到看戏那天,我要穿上临来前一晚疲于奔命扦好裤腿的西装,系上好朋友AW送的花领带,提前一个小时,到达诺市皇家剧院(Theatre Royal)。大幕一拉开,演员说一句,我就在下边小声重复一句,直到周围的鬼子向我翻白眼。

我的第二个梦是排一出英文戏,不论是跟班上同学,还是当地土著,不论是演等待戈多,还是阴道独白。我都会每天跟大家一起排练,我要把从牟森、张广天那里学到的先进导演理念,运用到实践中去。我们的戏会在合适的场地上演,门票只收象征性的1镑。演出结束,我们会谢幕四次,返场三次,我承诺决不摆谱,跟每一个热情礼貌的观众合影并为之签名。

我的第三个白日梦,是我在中国的时候,学会修理电脑硬件,比如,DIY装机,拆装笔记本,这样加上我已经掌握的软件知识和私带的光盘,我就可以为国家赚取大量外汇。我的要求不高,每修一台收取人工费5镑,中国人免费。

我的第四个梦,能像老罗一样减肥。每天喝一公斤脱脂牛奶,吃大量黄瓜、西红柿、胡萝卜和橄榄菜,每天跑9999米,半年减掉40斤。让和菜头、王小山、张角等人再见到我时,恨不能找个刺猬洞钻进去。

第五个梦,出门捡到1镑硬币,经过激烈复杂的思想斗争,买一注乐透,中400,000镑,依当地法纳完税,再依中国法律纳20%,每天在我房间的垃圾篓边放上10镑钞票,旁边写上一张纸条――TIP。请牛博网的女网友们化装成女民兵,一起去抓宋石男。

还有,还有……以下任大家浮想联翩。

雨住人困,做梦去也。

2006/10/10 2:18 A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