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榴莲周刊(Durian Media)第1期A卷

榴莲周刊(Durian Media)第1期A卷

Publish:

NO DURIAN

榴莲周刊(Durian Media):恶搞恶搞的恶搞,监督监督的监督。核心提示:草莓传播 (Memedia.cn) : 草莓周刊(第8期):网民大暴动,最牛本科生,满城尽是人

走着走着便没了路,看着看着便没了博,其实没有啥好写的。话说有人发明了一个手机防盗器,其实就是在手机外套上一个上锁的铁盒子,万一防盗器丢了怎么办?不怕,还有防盗器的防盗器,就是在防盗器外再套一个上锁的铁盒子,如此反复,直至无穷……

问题是地球上没有那么多铁。所以该丢的还得丢,该毁坏的还得毁坏。[宁檬老师]多年前打碎了一只杯子,直到最近才听到一声脆裂的心痛。在老黄看来,“我们的生活轨迹是一个巨大复杂的计算机程序编定的,貌似杂乱无章,其实是上帝的科技太高超。”。

其实我要说的是梦。无鱼老师梦想有一套170张CD的莫扎特,Yami老师梦想给学生们解释清楚这个复杂的世界,学生说,老师请按课本讲。郭老师的梦想是不再被研究生放鸽子,月小刀老师誓愿不再忘记他父亲的生日

太阳底下并无新事,所以我们决定,与其梦想,不如回忆。大切老师回忆起打谷场上的一领草席。

我曾祖父的兄弟,一个国民党伪保长, 在我的老家潘家桥镇上,一个晒谷场上畏罪自杀。 以冰凉的就要腐烂的篾席, 裹住行尸走肉。据说他的本意是不想惊吓同村里的乡亲, 谁知道呢。

也许这就是英国人推崇的Dignity。英雄也不怕死本身,但怕死得没有尊严,世界上尊严本是稀缺品,所以我们才发明了文学。据说CCTV-6放了指环王。我最近在读托尔金的传记,隐约感觉到了他内心的挣扎。看过指环王第一部的人都不会忘记,甘道夫戳着权杖,对妖魔的那声呐喊:“You shall not pass!” 在一战的时候,托尔金牛津毕业被送上了战场,他生病了,被送回后方,部队每次准备派他再返前线,他的身体都与心灵呼应,继续卧床。直到战事结束。后来知道,他所在连队的战友们已经全部阵亡。这不等于说托尔金怕死,其实我们跟他一起庆幸,否则就看不到指环王了。我们更希望甘道夫出现在小说电影里,而不是一战前线上。其实,我们应当承认,也许我们内心里更认同Gollum(参见拙博)。

承认也无妨,我们都不愿做英雄,但都想创造出一个英雄。在没有英雄的年代,真像[风华]说的那样,你不得不赞美,相爱的人那狼狗一样的疯狂。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