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珍惜博客

珍惜博客

Publish:

最近在看传媒的历史书,英国传媒学者James Curran所写的《不负责的权力》(Power without Resposibility),了解到英国报业历史真实的一面。

一般认为,资本主义的报业史是一部争取言论自由的历史。实际上,并不是这么简单。Curran认为,19世纪初叶到中叶,英国议会对如何控制洪水猛兽一般的激进报刊(主要是劳工阶层的出版物),发生过一场激烈的争议。他们先是采取堵的办法,征收印花税,试图让那些激进报刊破产。但是,这些报刊通过逃避印花税的方式,继续生存壮大。

后来,议会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与其堵,不如疏,就是放弃印花税,鼓励资本家去办报纸,这样不但占领舆论阵地,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市场让那些激进报纸自生自灭。因为一份靠广告营利的报纸,必须得到广告主的认可,广告主跟资本家当然是一伙的。广告要登给那些有消费能力的人看,才有效果。而激进报刊的读者,都是穷的叮当响的劳动者,他们平均20人合看一份报纸。这种想法有统计数据支持,以1840年为例,以中产阶级为读者群的The Times等报纸,每千份发行量所带来的广告收入,是激进报纸《北方之星》(Northern Star)的50倍。

通过这种办法,激进报纸逐渐退出了市场。办报纸容易,养活报纸难。激进报纸玩不起拼广告拼发行的游戏,它们要么被兼并,要么关门。

正如赵月枝所说--

在英国报业史上, 就有虽然读者人数达474万之巨,却因这些读者大部分是劳工阶层的激进报纸《每日导报》(The Daily Herald) 因没有足够的广告收入在60年代被迫关闭的经典实例。 最令人震惊和意味深长的事实是,这个读者数是《泰唔士报》(The Times)、《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 和《卫报》(The Guardian) 这三份迎合统治阶层和中产阶层报纸的总数加起来将近一倍的数目!

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传统媒体要么被统治者所有,要么被资本家和中产阶层所有,根本没有劳动阶层什么事。所以,无论南方都市报、新京报这类报纸,摆出什么样的为民说话的POSE,如果不迎合富人,不向广告商投怀送报,只有倒闭路一条。

温习这段历史,让我更加体会到互联网和博客的珍贵。如果不考虑电脑和上网的成本,养一个Blog只需花很少的钱,或者不花钱。一个博客不会有生存压力,不用看广告商的白眼,也不用考虑有钱人的喜好趣味。博客会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大众传媒。

如果下岗工人、民工也能写博客,哪怕声音很微弱,那么传统媒体所赖以生存的资本霸权时代,才有可能真正终结了。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