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选择的陷阱

选择的陷阱

Publish:

marcos

上面这个人叫副官马科斯(Subcomandante Marcos),又翻译成--副司令马科斯,关于他是谁以及他做了些什么,容我以后慢慢地说,这里先转载他书信中所写的一个故事。

从前有三个孩子。一个叫好,一个叫坏,另一个叫副司令。他们从不同方向汇到一幢屋前。孩子们进了屋,发现屋里只有一张桌。桌上摆着白塑料盒,就是装冰激凌或冰沙的那种,一人一个。每只白盒子(注意:上面没有商标或标签)里有两个巧克力邦尼兔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 巧克力邦尼兔使用说明书 24小时之后,这对巧克力兔会复制出另一对新兔。其后每24小时,这个白盒子中的巧克力兔都会翻倍。这样,此魔术盒的拥有者会一直有巧克力兔吃。条件是,这个通常用来装冰激凌或冰沙的盒子里必须始终保有一对巧克力兔。 每个孩子都拿了自己的白盒子。 那个坏孩子没能等够24小时就吃了他那份巧克力兔。那一刻,他可真快活,但他再没有巧克力兔了。如今他没得吃了,只留下了对巧克力兔的怀旧记忆。 那个好孩子足足等够了24小时,获得了4个巧克力兔的奖赏。又过了24小时,他拥有了8个巧克力兔。一个月过去了,好孩子开了一家巧克力兔专营店。一年以后,他的连锁店遍及全国。他向外国资本融资并开始出口。他终于被颁为“年度人物”,成了巨富并位高权重。最后他将自己巧克力店工厂的股份卖给了外国投资者,自己充当企业的管理人员。为了不降低利润,他从来没尝过巧克力兔的味道。现在,他不再拥有那个白色的魔术盒,他永远也没法知道巧克力兔的味道了。 那个叫副司令的孩子用胡桃冰激凌取代了那个通常装冰激凌或冰沙的白盒子里的巧克力兔,改变了这个故事的前提。他狂吃了半公升胡桃冰激凌,毁了这个巧克力兔故事的道德寓意,结论是:那些只有对立项的选择都是陷阱。 --选自《另一片云,另一个漂流瓶和杜里托的另一封信(1996年9月30日)》马科斯著,戴锦华译

那些只有对立项的选择都是陷阱,这句话翻译得有点别扭,换句明白的话说:非此即彼的选择都是陷阱。

如果平心静气地观察,我们在生活和网络上都会发现很多这样的陷阱--

非左即右/非右即左 非中即西/非西即中 非敌即友/非友即敌 非挺即倒/非倒即挺 非留即走/非走即留 非喜欢即讨厌/非讨厌即喜欢 非真理即谬误/非谬误即真理 非无神即有神/非有神即无神 非团结即斗争/非斗争即团结 非上半身即下半身/非下半身即上半身 非伪科学即真科学/非真科学即伪科学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我族类其心必同 ……

而实际上,跳出二元对立的怪圈,我们会发现世界足够大,足以容纳更多的可能性。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寻找这些多重可能性。寻找意外中的美好,对付意外中的麻烦。尝试,失败,再尝试,再失败,败得好看些。但要努力避开那些陷阱。

快刀斩乱麻固然爽快,但用同样的刀去剁排骨,刀刃就会迸坏。所以,宁可做一把钝刀,慢慢地磨,慢慢地耗,虽然慢,但伤不到刀锋。而且,当钝刀挥起来,其冲力足以把更大的麻烦斩断。

选择就是捏着一把快刀,在砍与不砍之间做出抉择。其实还有另外的可能,换一把钝刀,或者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关于最近发生的纷扰,关于牛博,我要说的,就这么多。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