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打击“恶搞”与检抄大观园

打击“恶搞”与检抄大观园

Publish:

曾经风风火火、盛极一时的网络“恶搞”,突然成了低俗和不健康的代名词,面临老鼠过街、黑皮偷面包的命运。近来,反对“恶搞”的文章,不仅屡屡出现在强势媒体上,而且已经从起初的口诛笔伐,发展到主张动用国家公权力打击的地步。看看下面这些新闻标题,你是不是有恍若隔世的感觉。

“恶搞”红色经典 将被追究法律责任(《法制日报》 )

向“恶搞”等不良舆论环境挥利剑(《中国青年报》)

滥用恶搞自由的后果是没有自由恶搞 (《中国青年报》)

今夕何夕?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近30年,以人为本已经成为发展共识,中国的经济崛起已被全世界所瞻目。当年写批判稿的“石一歌” 已经成了中国最有文化的教授,当年大串连的“红卫兵”已经开始旅游休闲安度晚年,当年跟着瞎起哄的“红小兵”也已经成长为社会的中坚力量。但是,在上述文章中,我们却嗅到了久违的大字报的气息。

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更令人担忧的是这样一种趋势:打击“恶搞”的范围,正从互联网蔓延到文化艺术领域,从针对业余作者扩大到专业艺术工作者。 素有知识分子代言人之称的《光明日报》,近日发表署名文章《“恶搞”成风败坏艺术形象》,文中写到:

“在当代文化发展过程中,出现了许多奇怪现象,如狂妄无知、无聊游戏、追名造势、逐利拜金、跟随模仿、好逸恶劳、投机取巧、颠倒是非、恶意炒作、歪门邪道、恶搞经典等,这尤以美术界为甚。”

这种动辄把“某某界” 单独拎出来批判的笔调,为近20年来中国所罕见!

接下来还要干嘛?把美术界里隐藏的“恶搞”派抓出来批斗、游街、关牛棚吗? 要在文化思想领域搞一场轰轰烈烈、触及灵魂的政治运动吗?

当然这只是少数人的一厢情愿而已,从中央到地方,从国家领导人到普通老百姓,大家都知道政治运动的危害。

我们不否认,有一些经过二度创作的文艺作品,可能侵犯了著作者的版权,可能冒犯了一部分受众,甚至也可能对未成年人产生误导。但这些都可以通过现有的法律政策手段和教育手段进行纠正,完全没有必要要搞成一场风声鹤唳、兴师动众的全民运动。

学过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来自朝廷的指示、上级的政令,在执行过程中往往会被下级官员所扭曲,会被某些人根据自身利益人为地缩小或放大。 所以老百姓才常说:“经是好经,被歪嘴和尚念坏了”,所以,老百姓即使有怨言,也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在百姓看来,政策执行者的所为,也是一种“恶搞”,而且是一种危害更实际、影响更恶劣的”政治恶搞“。

打击”恶搞“虽然占据着舆论高度,但执行起来却极易产生问题。

首先,”恶搞“的定义模糊不清。什么算”恶搞“?什么算”善搞“?恐怕连”打击恶搞“叫得最响的人都说不清楚。有人说,随意改编”红色经典“就算”恶搞“,什么叫”红色经典“?文革期间宣传打倒走资派的电影算不算?那可是红色年代拍出来的呀。《一江春水向东流》算不算?那可是在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白区拍出来的。由此可见,”恶搞“一词,在网上说说可以,真要进入政令法规,却需要严格定义,或者另换一个准确的词汇。

其次,由于”恶搞“一词内涵不明,外延不清,在施行打击的过程中,很有可能被利益集团和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 自己技不如人,就说别人恶搞;自己口碑不佳,就骂他人无耻。这样的例子不是没有。万一打击”恶搞“的力度层层加码、逐级放大,那么伤害的不仅仅是上网找点乐子的网民,还会伤害到一些富有创造力的知识分子和文化从业者。如果那样,对先进文化的发展以及整个民族创造力的释放,都是沉重的打击。

中国是一个追求法治的国家,像打击”恶搞“这类带有一定惩戒性的行动,都应当通过宪法和法律的框架来实现。法无明文规定不算违法。谁都不能视法律为儿戏,单纯为了打击”恶搞“而专门修订有关法律。

人们不禁要问,”恶搞“真有那么邪恶,那么可怕吗?《三国演义》把《三国志》中的曹操写成奸贼,把鲁肃、蒋干写成草包,符不符合”恶搞“的标准?《西游记》里把西方净土写成了索贿腐败的场所,也是一种恶搞吧?唐朝的打油诗算不算恶搞?鲁迅的《故事新编》是典型的”恶搞“吧?推而广之,民谚、歇后语、顺口溜、手机段子,统统都可以圈进恶搞的大网里。

据说,苏联集体农庄里,一对男女正在偷情,远处炮兵演习,不巧打过来一枚导弹,落在两人身边。幸亏那是枚臭弹,男女二人吓得脸色煞白,惊魂不定地说:”多大点事,至于向我们发导弹吗?“

是啊,多大点事?但是如果放大其危害,耸人听闻,上纲上线,其震荡和影响,就会比巴格达上空的导弹还要大。贾府检抄大观园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检抄大观园是荣宁二府走向衰败的标志性事件,古往今来,读之者无不叹息动容。事件的起因很简单,丫头呆大姐在大观园里捡到一个作新婚性教育用的绣春囊,恰被老谋深算的邢夫人看见,交给王夫人。王夫人深感震惊,在王善宝家的奸谗蛊惑下,她下决心向不良的男女环境挥出利剑

滥用住在大观园自由的结果是没有自由住在大观园。

而执行者恰恰是差点被冤枉了的凤姐,在这种生死存亡的政治考验面前,她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奉命行事。当抄家队来到了探春院里,凤姐表现得灵巧客气,几次回避了敏探春的锋芒。但是,这个时候,人类文学史上最势力、最愚蠢的人物王善宝家的,开始发飙了。书中说--

他只当是探春认真单恼凤姐,与他们无干.他便要趁势作脸献好,因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 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

每当读到这一段,我都激动莫名!中国文学王国上,最响亮的一记耳光就要打响了!

只听"拍"的一声,王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探春登时大怒, 指着王家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我不过看着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年纪,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你打谅我是同你们姑娘那样好性儿,由着你们欺负他,就错了主意!你搜检东西我不恼,你不该拿我取笑."

一记耳光,响彻了五千年漫漫长夜!

而在此之前,探春冷笑着所说的一段话,更是振聋发聩,发人深省:

**”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 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听说要拍新版的《红楼梦》了,我作为普通观众提一点希望。导演拍的时候,一定不要恶搞,尤其是事关检抄的第73-74回,要绝对忠实于原著,我们全国人民都在等着听这记响亮的耳光呢!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