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第一推动力 No.1

第一推动力 No.1

Publish:

我喜欢在实体书店买书,不乐意网购,原因有三:1、与以前不知道名字的好书,在书架上偶遇是一件仅次于艳遇的事;2、马上拥有的感觉比下单后苦苦等待好。3、要多支持实体书店,世上多一家书店,就少一家精神病院。

我跟西班牙异性宾馆开房,被哥伦比亚警方抓获,速汇5000美元到巴蒂斯塔少校的paypao账户(badisita@2.nl),出来再详细说。

南京夫子庙只卖三样东西:假古董,电玩模型, 还有俄罗斯小商品。

用李开复思想指导装修会怎样?墙刷漆一半,工人会辞职;因为他要追随内心,回家建个猪圈去。

在南京,扶起“老太”成被告。在上海,搭载病人被倒钩。在杭州,寻求合租被割喉。诚信丧尽的时代,善良是一种病!

#HeldByTaliban 被塔利班绑架的纽约时报记者DAVID ROHDE九死一生的经历告诉我们,不要指望敌人的诚实仁慈,但可以利用敌人的疏忽大意。

男人为什么应当结婚?那是因为,当他遭遇绑架,他的妻子会为他奔走呼告,如果不结婚,奔走呼告者将是他年迈的母亲。 #HeldByTaliban 的启示。

秋天深了,这个世界上的秋天深了。神的家族,鹰在聚集。我们这群小白兔,又能跑到哪里?

发现一条男女约会定律,第一次一起在食堂吃饭的,往往能成;第一次特意到香格里拉吃饭的,往往不成。

约会定律二:跟姑娘约会之前两个小时,宜健身,洗澡,换上干净得体的衣服。这样可以保持荣光焕发,把你最好的形象留给姑娘。

英国当代历史学家Simon Schama说:历史,应当成为自我批评的工具,而不是弹冠相庆的道具。History should be the instrument of self-criticism, not self-congratulation

电梯里,几个姑娘在聊天。说,他们在接待一个重要客户,用的矿泉水是依云。一姑娘说:“要用依云泡出绿色的龙井茶,而不是农夫山泉泡出黄色的龙井茶。晕倒。”

达人1000字,胜过愚人10万言。看了《经济学人》的文章,终于明白了啥叫“云计算”。原来云计算,就是把数据、应用放在远程服务器上,就像放到云中,单个设备想用什么就找云中君。 http://manyou.me/cloudcom

翻开书本,龙应台在讲国共内战的惨状。打开电视,《解放》在讴歌救民于水火的伟绩。在中国没有点定力,还真容易精神分裂。

在BBC广播剧《追忆似水年华》中,慢慢睡去。广播剧,能够把我带回遥远的童年,那音乐、声效、对话,像温暖的海水,轻轻把我覆盖。大海茫茫无边,我在沙滩安睡。Mr. Proust. I’m coming.

《追忆似水年华》一直没有好的中译本,许多人看的是译林出的万人翻译本。周克希翻译成《追寻逝去的时光》,大陆只出版了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然后再无动静。他应该改名:周可惜。

浙江教育科技频道有个小强,在本地很有名气,主持小强热线,为民排忧解难。刚才打开电视,看见Y正在主持什么晚会,歌颂丰功伟绩。心中顿时唾弃。一个人怎么这么不重视自己的名节、甘当权力的轮子呢?

每周定期的小快乐:黑色周一看黄集伟( @huangjiwei )《一周语文》,周四买一份《南方周末》,周五下载《The Economist》有声版。

昨晚月小刀婚礼上开怀畅饮了一下,6两茅台下肚,身轻如燕。照顾了一个喝了9两的兄弟,做了对不起清洁工的事。现在精神饱满,等待梦神。

圣经中,亚当夏娃有两个儿子该隐和亚伯,当上帝问起该隐,亚伯在那里?该隐反问:难道我是我兄弟的守护者吗?Am I my brother’s keeper? 答案是 YES。

想起去年春节在家里跟高中同学喝酒,一同学喝高非开车,险出车祸。我分力把他从车上拽了下来,放倒在地上,没收了车钥匙。后来叫了他单位司机,把他护送回家。是的,我是我兄弟的守护者。

07年除夕之夜,我喝了不知多少威士忌,昏睡过去。四五个朋友把我硬生生抬回宿舍。半夜醒来,我看到朋友为我泡好的热茶,还有手写的两封信。“你提前把自己放倒了,这样也好……”

网络时代看音乐书的方便之处在于,随时都可以找到歌谱所对照的曲子的MP3或者影像,这是过去不敢想象的。 于会泳在书中介绍豫剧《拷红》片段“在绣楼我奉了小姐言命”,土豆一搜就找到了。http://tinyurl.com/ylf3zew

《捉放曹》中曹操误杀了吕伯奢全家,与陈宫跑路,遇到回来的吕伯奢。曹操支吾走开,陈宫唱了五句:“陈宫心中似刀扎,多蒙老丈美意大,好朋友反成恶冤家,急忙忙难说知心话,你休怨我陈宫你怨他”。 P.4

单看唱词,无法充分表达陈宫欲言又止、羞愧难当的心情,而结合唱腔则可以完全达到了表达的效果。P.3 youku《捉放曹》视频,陈宫唱段从第3分钟开始 http://tinyurl.com/yjpgmwl

近日在读于会泳《腔词关系研究》。如果汉语歌曲,都按腔词关系的规律来写作,就不需要加字幕,也不存在听不懂的问题。

因为汉字本身是有音调和语气的,这就决定了,汉语歌曲的曲调不能乱写,要符合汉字的音调规律,简言之,就是四个字:依字行腔。

违背“依字行腔”规律,在传统曲艺中叫“倒字”,就是你唱出的歌词会产生歧义。比如:程琳的《信天游》第一句“我低头”简谱是5321,可是低的音调是平声,用五音记做55,音调是最高的,谱曲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出现了倒字。

依字行腔的规律,过去很多民间曲艺的艺人、京剧演员,都已经意识到了,经过程砚秋的探索,变成潜理论。于会泳结合自己多年研究,将其总结梳理,写成了《论腔词关系》一书。

汉字实际读音的高低、升降、曲直、长短的变化,叫做调值。用五度制的调号来表示调值。北京话中:阴平 55 阳平 35 上声 214 去声 51

北京话是简化了的粗鄙化的汉语。在古汉语中,有平上去入四声,按声母的清浊又分为阴阳。共有: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阳入八类声调。

从 @guodaxia 那里学到一句万能金句。“不要以为他(傻/弱智/愚昧/脑残),只是你没有正确理解他的成本收益函数。”

他们刚开始仇恨youtube,仇恨twitter,仇恨facebook,接着仇恨linux,仇恨python,仇恨java,照这趋势,他们会不会进而仇恨汇编语言和机器语言。

龙应台的文笔里有那么一种精心设计的浮华。同样是台湾女作家,蔡康永就比她朴实无华多了。

有一个人在收藏夹里放了5个网页客户端;在iPhone上安装了三个客户端软件,各设了不同的API;还买了2个VPN,一个PC用,一个手机用。请问怎么禁掉此人用twitter?

从邮局回来,拟给姑娘们发短信如下:天凉了,俺娘寄来新被子,诚邀你来试盖一下。

被铁西区感动了。女书记在年底聚餐时说:明年比今年更苦。接着切入卡拉OK走近新时代。

我研究发现,边听mp3边走路的危险系数由所听内容决定,听古典音乐危险性最低,听带歌词的歌曲危险升高,听朗读版图书危险系数最高。因听村上春树电子书而忘了从ATM取卡而得出的教训。

人类不仅渴求真实,而且渴求实时。

为了在大屏幕上看国庆阅兵,我把闹钟定到10点钟,把刚出的国庆阅兵DVD放进碟机。为营造更逼真的气氛,我下载了鞭炮声在电脑伴音,在窗户上挂满小红旗。

我第一个合租对象是小姐,我以为她会罩着我,第二天她的客户上门了。我的第二个合租对象是个黑社会,我以为他会罩着我,第二天他的仇家上门了。我决定不合租,第二天邻居用口袋把我罩住了,抢走了我的银行卡。

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 痛苦难以避免,受苦可以选择。

好莱坞一个优秀传统是注重细节,国民警卫队抓捕兰博,上尉让一个队员冲上去,队员缩头摆手,说:不去,我只是业余士兵。他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闪闪的戒指。

我们活在一个多么不堪的时代,璀璨的星空只出现在iphone软件的屏幕上。

英语大小写其实是一种中世纪的愚昧做法。

假如美国的“政治上正确”之风吹到中国,那么说“番茄”“胡萝卜”会不会涉嫌歧视?

大学时,室友忽然诗兴大发,随口吟道“不知是现实还是幻觉/我有一种飞翔的感觉。”吟完问我:“怎么样,押韵吧?”我说:“好诗啊,结尾同一个字,想不押韵都难。”

同样是巴赫的十二平均律,早晨适合听古尔德的版本,因为名明如朝霞;傍晚下班回家适合听李希特的版本,因为灿若晚星

诺贝尔文学奖是资本主义保守势力统一思想的工具,真正伟大的作家大都与它绝缘。它基本上只授予那些甘心向西方靠拢的作家。用北岛的诗来说:苍蝇没有自己的祖国。诺奖钟情的是苍蝇。

观念不改变,一切都扯淡。剑桥语言百科全书告诉我们,一切语言都是平等的,即使原始部落的语言,也是复杂的。认为本民族语言更优秀是一种自大的幻觉而已。

想不到《剑桥语言百科全书》竟然这么有趣,中文版序言中引用一位美国语言学家的话说:凡事想将来对语言发表看法的人,都必须熟知本书的基本观点,才有发言权。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