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急诊记

急诊记

Publish:

昨天中午去小区旁边买西瓜,瓜娃说,这个裂口的要不要,我一看这西瓜对我开口笑,里面又红红的,就买了下来,放进冰箱。

傍晚,想好久没看碟了,拿出文德斯的《德州巴黎》,想起还有个西瓜,于是边看边吃。看了一半,觉得这电影怎么不好看啊,让我心烦胸闷的。又过了一会觉得不对,肚子隐隐作痛。剩下的时间,我就在卧室和厕所之前来回穿梭。

此时我的脑袋里也敲开了鼓:默然忍受命运暴虐的毒箭–趴在床上,设法睡去,忘掉肚子;或者挺身反抗人生无涯的痛苦–去医院挂急诊。后来,我做出这一生第二最理智的选择(第一最理智的选择是我经常不做选择),打车去了市一医院。

到了医院门口,我觉得腹内绞痛,欲仙欲死。不过还得一个人挂号,望医生,做化验,付费,拿药。最后当我坐在候诊室的椅子上,已经跟电椅前的杀戮时刻里那个黑人一样了。

等盐水滴答滴答进入我的静脉,我才开始环顾周围的环境。发现,我是唯一自己来看急诊的人,别的人要么鸳鸯相随,要么双姝相伴,自然免却了捧腹奔走之苦。

忍过了最难受的两个小时,最后旁边一陪伴老婆来看病的好心小伙子,给我买来一杯开水。医院周边已经形成了独特的生态系统,开水一元一杯。

开水下肚一激,剩下的20分钟,手把吊瓶在厕所度过,上吐下泻,翻江倒海,痛苦倒也缓解了。

凌晨四点回家,半梦半醒地躺在床上,一会听见国家田径队跟我要刘翔的录像,一会看见周继红大嫂让我把照到了跳水的水晶球交出来。

睁开眼,已经是8点。打开电视,正是我最喜欢的男子马拉松,看着看着,我的心就飞到了辽阔的非洲大草原上。

人生教训:

1、要有常识,裂口西瓜不要吃; 2、We live together, die alone. 如果不想在孤立无援中死去,就油和米,together吧。 3、要泡妞的话可以考虑到夜间急诊室里。 4、护士太忙,护工太累,即使不发生地震,医院也需要日常的志愿者。 5、能写字的时候,是痛苦过去的时候。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